第一章 刑罚

“呜呜……。”一抹豆灯似的烛火飘渺,西凉茉只觉得身上热得浑身难受,瘦弱的四肢却像被什么东西禁锢着,她痛苦地蜷缩着身子,手指一摸却恍惚间发现不对,身上一片炽热,入手却是雪腻一片,耳边是男子如兽般低吼。

重压和皮肤传来的痛楚让她努力睁开眼,模糊间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她潜意识里升起一股极度的恐惧和羞怒:“不……二哥哥,你……放开我,我是西凉茉啊!”

他怎么可以对自己做这种事!

二哥哥平素再怎么荒诞无耻,她再怎么不受府里之人的待见,也不能做下这等污秽事!

身上的人却似完全听不见,只死命在她身上肆虐,啃噬。

“不……!”她却连声音都渺小如风中之烛,西凉茉抖抖索索地看着房梁,绝望似潮水般将她淹没,难道今日她真的就要死在这上头?

“呯!”一声闷响,身上的重量陡然一轻,耳边响起了熟悉又焦急的低唤。

“大小姐!大小姐,你没事吧!”

西凉茉睁开眼,对上一双和自己一样满是恐惧焦虑的眼,她忍了半晌,泪如泉水般从脸颊滑落:“白梅……呜呜。”

“大小姐,别哭,别哭,没事了!”西凉茉的贴身丫鬟白梅伸出手抱住西凉茉细瘦苍白的身躯,白梅和她一样才十四,小脸上虽然满是惶恐却比西凉茉更显得坚强。

西凉茉庆幸间却忽然闻见鼻间一阵浓郁的血腥味,她顺势看去,才发现倒地的人头上一片血糊,她大惊,忙拉住白梅的手,看着白梅手上满是鲜血,她顿时浑身颤抖得更加厉害:“白梅,你砸了二哥哥……?!”

白梅眼中亦是惊魂未定的泪,只咬了唇却镇定地道:“嗯,大小姐,我们得快点走,柳嬷嬷在门外望风,若是被人看到你这副样子,恐怕我们都要没有命的。”

西凉茉苦笑着去拖了自己还算完好的外衣赶紧穿上,是啊,若是被府中的人晓得,即使二哥哥那欺男霸女的混名在外,自己恐怕脱不了那勾引亲兄长的小娼妇名头,若这名头在别人身上还好,唯她,只恐怕定要被浸猪笼的!

当下,两人正在收拾,却听见门外她的奶妈柳嬷嬷惶惶然的声音:“大小姐快走,有人来了……。”

房内两个女孩一惊,连忙向后窗跑去,那后窗原本是做换气通风的共用,那窗棂对十四岁发育不良的少女来说便显得有些高,白梅托了西凉茉的腰一送,让她踩着自己的手往上送。

西凉茉慌慌张张地勉力爬了好几下才爬了上去,连忙俯下身子去拉白梅,却听见门外那纷叠的脚步声,和二少爷最得宠的贴身大丫鬟紫玉尖利的呵斥:“柳嬷嬷,你在二少爷门口做什么,大半夜的……咦,哪里来样重的血腥味?”

女子尖利的呵斥到了后半句却是疑惑。

只听柳嬷嬷在门外惶然道:“紫玉姑娘……老身这……这是……。”这是了半天却一下子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便听见门外紫玉怒道:“老东西,你也敢挡本姑娘的道,还不给我让开!”

她似指挥着几个粗使婆子将柳嬷嬷架开。

门外闹作一团,门内西凉茉也满心愈发慌张地去拉白梅,却几下子都拉不上来,门却要随时被撞开,只见白梅忽然脸色一定,蓦然地收回了手,咬了唇定定地退了一步,对着西凉茉道:“大小姐,你快走,再不走,来不及了,这里有我顶着!”

西凉茉惨白了尖尖的小脸不可置信地看着白梅:“你说什么……。”

却见白梅一下退了几步,小圆脸上却满是不符合十四岁的坚毅:“大小姐,当初你在二小姐手上救了白梅这条命,白梅和娘都不能让你有事,从今往后,若白梅不能在大小姐身边伺候了,只望大小姐保重。”

她又一顿,惨然一笑:“大小姐,你要记得自己到底是凰翼将军之女,切不可再如此一味任人欺凌。”

说罢,白梅忽然伸手将窗关上,西凉茉震惊之中尚未回神,什么也来不及说,便一下子栽倒在了房外的院子里。

她连忙爬起来,泪眼模糊地拼命跳起,去拍那窗子。

只听得房内几声惊恐的尖叫,一团乱哄哄。

“天哪,二少爷!”

“死人了!救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