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惩治恶奴 下

陈夫人喜欢素色,便是今日保媒,也是一身淡紫绣绿兰缂丝袄裙,衬托得她一张容长秀美的脸更冷了三分。

韩二夫人微微拧眉,这王御史是个石头样人物,平日里最是硬气古板,恪守成规,整日里不是弹劾这个就是告那个,谁的账也不买。

也许就是因为如此,向来多疑的皇帝,虽整日沉迷炼丹,却还是很愿意听王御史这些不会被收买的死硬派人物说什么。

他娶的夫人也是个耿直性子,若是此事传到王御史那里,万一向皇上参靖国公一个治家不严,纵容恶仆欺主之罪,恐也不是什么好事。

夫君如今已经在朝堂上与奸人恶斗,处境维艰,她不能雪上加霜。

韩二夫人定了主意,看向一脸得意还不知自己大祸临头的橙月的目光就带了十分的冷酷,她挥挥手,冷声道:“还不把这个恶毒犯上的刁奴拖出去打死了!”

想了想又对身边伺候的大姑姑马氏皱眉道:“能养出这样刁奴的,也不是什么好的,一家子都远远地发卖出去罢。”

马姑姑跟在韩二夫人身边多年,立刻明白了主子的心思,恭敬地过来福了一福,一脸惭愧:“都是奴婢的不是,这些日子陪夫人忙着几位小姐的婚事,加上四小姐又素来是个心软和善的,才养得出橙月这样的刁奴,奴婢自请罚俸三个月。”

她三言两语轻轻松松地先把韩二夫人摘了出去,再就把一个纵容奴仆欺主的刁蛮之罪从西凉丹头上抹去,还让西凉丹落个心软和善的好名声。

韩二夫人很是满意,面上却露出责怪神色:“此后下不为例,若再有犯,我身边也留不得你这样的管事姑姑了。”

马姑姑立刻又福了一福,谢恩后,一转身,面色冷酷地命两个婆子把橙月拖下去打死。

橙月尚在茫然,不知道自己怎么会一下子就从四小姐身边最得宠的大丫头一下子就要被活活打死,直到听到连自己一家子都发卖掉,即刻一种濒死的恐慌降临落到头上。

“夫人,奴婢知错了,您饶了奴婢吧,奴婢再也不敢了……。”橙月立刻跪下,拼命磕头,韩二夫人厌恶地退了一步,马姑姑却即刻向橙月使了个眼色。

橙月也还不蠢,马上明白了,就向西凉茉的方向边爬边磕头,还试图伸手去拉西凉茉的裙摆:“茉姐儿……不,大小姐,你就饶了我吧,我上有母亲卧病在床,下有嗷嗷待哺弟妹要养,您是大发慈悲的活菩萨,一向最体恤我们这些下人的了!”

这一番话不可谓不恶毒,分明是韩二夫人要打死她,还发卖她的家人,如今却来求西凉茉,若西凉茉不向陈夫人和韩二夫人求情,那么她必定落个刻薄寡恩的名头,眼看着几个姑娘都到了议亲的时候,哪里有人家喜欢一个不得宠还生性刻薄的姑娘嫁过来。

西凉茉眼中寒光一闪,哼,到了这个时候还要把她拖下水么,真是死不足惜的贱仆。

她迅速地在倒退,一脸惊恐地看着橙月,镶嵌在削瘦小脸上的大眼,瞬间盈满泪水,仿佛看到恶鬼一般地看着橙月:“你……你不要过来……不要……。”

随后她仿佛不可压抑自己的颤抖一般看向韩二夫人求救:“二夫人。”

明眼人一看便知道是这恶仆向来作威作福欺负西凉茉惯了,她才会这么见鬼一般的害怕。

陈夫人原本因为马姑姑的话对西凉丹和韩二夫人有所改观,此刻不由觉得对方不但生性刻薄,还如此会掩饰太平,实在是……她不由摇摇头,愈发怜悯地看向西凉茉。

她记得国公家中似有一名蓝大夫人所生的女儿,想必就是这位姑娘了,看来这在后母手里的日子不好过。

韩二夫人看向西凉茉的眼里闪过一丝森冷怒意,立刻开口:“还不给我把这个贱奴堵了嘴拖下去!”

立刻有粗使婆子上来毫不客气地堵了橙月的嘴,将一脸绝望和惊恐的橙月拖下去。

橙月拼命挣扎想说话,她看见了西凉茉低头那瞬间对自己嘲谑和冷毒的笑,可她再也没有机会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