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尿泼西凉丹

夜里,烛火幽幽,白蕊边打络子边犹豫着问:“小姐,那四小姐素来最爱与你过不去,你如此打算,到底是为何,去县主身边倒还好些!”

西凉茉边用石墨磨花瓣边淡淡道:“西凉仙看似和软端方,其实最是个心思缜密,绵里藏针的,倒不如西凉丹那明面上狠辣反而好应付些,摸准了心思调理起来反而容易。”

白蕊看着西凉茉的神色,原本不安的心倒是慢慢地沉寂下来。

也许,大小姐真的是对的。

——分界线——

这日靖国公府邸里一片忙碌,合府上下一片喜色,尤其是未出嫁又到了年纪的小姐们都细细打扮,原来靖国公下朝后邀请好几家同朝为官的老爷和夫人们携子前来做客。

但谁都知道,这做客为次,实际上,是为家里适龄的女儿们议亲。

这就是所谓的——相看小宴。

而这日,在西凉茉的“妙手回春”外加巧手妆点下,西凉丹的脸不但光洁嫩滑如初,还越发的明艳动人起来。

一大早,香雪阁内,府中云姨娘和刘姨娘所生的三小姐西凉霜和五小姐西凉月正笑盈盈地围绕着今日议亲的主角西凉丹不住地夸赞。

“四妹今日的妆容好生娇美,可比陵容郡主还美呢。”

“就是,就是,京城第一美人该是四姐姐才是。”

香雪阁内四处皆装饰以梨花形饰物,重重幔帐间,几名侍婢恭敬地站着,北靠墙一张宁式红木大床,挂有淡黄蛸帐,吊双鱼赤金帐钩,铺刻丝百鸟锦褥。东板壁是两个黄花梨竖柜,西板壁靠墙是骨柏楠镶心香几,上置香炉,燃着的是贵重的鹅娥沉梨香,一只三彩双鱼瓶插着时令鲜花,都是贵重的东西,可见西凉丹受宠不比西凉仙少。

西凉丹此刻懒洋洋地坐在酸枝梨木雕缠枝莲花梳妆镜前,要笑不笑地道:“哪里,那陵容郡主可是上届皇后娘娘赏荷宴上的魁首,听说才貌双绝呢。”

今日她一身绛紫笼纱长裙,白色渐染坠珠的半臂,头发松松挽成望仙髻,垂了几缕坠着米珠的发丝在胸口,头上珠饰不多,只一朵白瓣黄蕾的大牡丹斜斜髻着,一只东珠点翠的长流苏簪子,长长的珠苏垂到了胸口,眉心一也点米珠,面如芙蓉,朱唇欲滴,透出种超越年龄的别样风流。

“那是因为去年妹妹还未曾及笄,所以才让别人专美于前。”三小姐西凉霜笑眯眯地恭维,忽然一脸艳羡地看着西凉丹的唇:“对了,妹妹这唇上涂的可是香蜜牡丹花冻,可真是难得稀罕之物呢,听说茉姐儿研了大半月也才得了三小盒,可否送姐姐一盒?”

西凉丹的菱唇涂抹了花冻真是嫩亮,无比诱人。

西凉丹一顿,随即冷笑起来:“是啊,三姐也知道那丫头懒,只得了三小盒,如今我这里一盒,县主姐姐那里一盒,给娘送了一盒,你想要谁的呢?你配吗?”

这女人仗着素日在自己跟前拍马屁,自己多给了她两份好脸色,居然也敢伸手问她要东西了,这稀罕的牡丹花冻也是她一个贱婢生的庶女配用的!

西凉霜被她刺得一僵,脸上神色尴尬,连忙干笑道:“是,是,这样稀罕的花冻,自然是我们不配用的,要妹妹和县主这样的国色方才适宜。”

五小姐西凉月不作声,有些鄙夷地扫了西凉霜一眼,只觉得这是个贪心又没眼色的。

两人又干站了一会,西凉丹便爱理不理的,不一会就见绿翘打了帘子进来道:“四小姐,县主来了。”

房内三位小姐连忙起身,西凉丹脸上难得露出真心的笑容,对着刚进门的西凉仙迎了上去,撒娇似的抱住亲姐的手臂:“姐姐,丹儿今日可好看?”

“县主。”西凉霜和西凉月行了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