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相看小宴 下

却见西凉茉微抬了脸,温婉有礼地道:“回夫人的话,茉儿平日读书不多,跟着姐妹读些《女则》、《女诫》、《女训》,针线闲暇也看些《四书》《女史》以识礼知事。”

这时代女人无才便是德,但西凉茉的话却也让人只觉得她是个知书通文却又不越了规矩的。

宁候夫人笑道:“果然是个知书达理,温柔贤德的呢,不愧是蓝大夫人的亲女儿。”她也想不到二夫人那样苛刻的眼皮下,眼看着是最不受宠的女儿,却礼数气度很有大家闺秀的风范。

陈夫人也温声道:“国公府第出来的大小姐,当然是知礼又贤德的,女子无才便是德。”

这一句不但赞了西凉茉守规矩,也隐约地抹了素有才女之名的西凉仙的面子了,西凉仙眸底闪过一丝不屑,脸上却是笑吟吟地。

其他夫人、公子也多高看了西凉茉一眼,只是韩二夫人眼中神色就不好了,冷冷地睨着西凉茉,只怒她信口开河,又累自己被宁候夫人嘲弄自己头上还有那隐形的蓝大夫人在。

“茉姐儿是素有贤德的,你可将四妹的房间打扫好了,可别让夜壶的尿味熏着四妹。”西凉霜冷笑着忽然出声,她本是等着最冲的西凉丹出头来教训那出风头的小贱蹄子,却见西凉丹对着德小王爷一脸痴相,便再按捺不住冷言讽刺。

她恨死西凉茉了,总觉得方才就是她绊倒了自己,还害得自己这样的千金小姐被西凉丹在下人面前那样打了一顿,让她羞愤欲死,如今身上还疼得不行,她绝对不会放过这个贱人。

西凉霜的声音不高不低,却恰恰让众人都听了个明白,分明是暗指西凉茉的地位在府中如同下人,下人又能有什么教养,更不要说以后成为当家主母,主持中馈,这样的话,传出外面,西凉茉以后想配个门当户对的官宦人家恐怕都难。

似被窥府中私隐,原本热闹的场面顿时尴尬起来,靖国公脸色沉淡下去,便是韩二夫人虽然不喜西凉茉在这里掺和,也没打算给她配什么好人家,也顿觉得下不来台,只拿一双艳眸冷剜着西凉霜。

西凉茉叹息,原本以为西凉丹是个冒失的泼辣货,原来物以类聚,竟然还有这更蠢的,她面色淡然,只柔柔一笑:“史中有黄香温席,孔融让梨,而四妹妹这些日子身患小疾不适,我身为家中长女自当以身作则疼惜幼妹,侍疾而已,又哪里就担当得起贤德二字,如今看着四妹妹身子大好,能让父亲、母亲宽心,也是我身为长姊的本份。”

一翻话得体大度,又引经据典,全展长姊爱护幼妹的拳拳之心,以慰父母之心的模样,配合她温柔婉约的诚恳口气,让众人瞬间只觉得这茉小姐果真是个贤惠识大体的。

宁候夫人更是感叹:“茉小姐果真是贤孝无双的,不愧是靖国公府邸,教养出来的小姐,实可媲美《贤女传》上的众位先贤呢,甚有大禹之风范,国公与韩二夫人真真是有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