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茉姐儿的婚事 上

西凉仙看着她竟毫不羞涩地把嫁人之事随意拿来说,笑得一脸纯真的样子,便也没耐心再和她说话,只冷淡教训:“想嫁个好人家,便老老实实地在四妹身边伺候,待四妹定了亲,我自会向母亲讨个恩典,让你做个富户奶奶也是可以的,那些有的没的,也不是你该学的。”

西凉茉便笑着应了,等西凉仙走后,她才抬起头,嘲谑地道:“这倒是个精明,有韩氏之风,嫁到那见不得人的宫里,也真合适她。”

白蕊则有些茫然,白嬷嬷什么时候教小姐说过那些话呢?不过在爵爷和众家大人面前都露了脸,想必于小姐的亲事是极好的呢!

“小姐,你怎么能嫁富户呢,怎么说你就算没以嫡女的名分上了族谱,却也是长女啊,身份可比霜姐儿和月姐儿都要高上一截呢,配个小王爷和世子什么的也是要得的。”

嫁个富户?就靖国公一品大臣,世袭爵的身份,县主分明是将小姐看得比庶出的姐儿都不如了。

看着白蕊愤愤不平的模样,西凉茉轻笑着弹了一下她的额头:“想什么呢,我没有娘亲做主,还不一定比得霜姐儿和月姐儿能在父亲面前说上话。”她顿了顿,又淡淡道:“至于那劳什子王爷、世子什么的,你家小姐倒真是不稀罕,这些人家恐怕妻妾成群,也不是什么好的,嫁过去劳心劳力,什么龌龊事没有,到不若一人自在,便是真嫁人,我倒宁愿嫁给那小康之家,平淡度日,夫妻长久。”

白蕊头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竟有人嫌弃王公贵胄之家,不由楞楞然:“啊,可是那德王府的小王爷,真真是貌比潘安,小姐也不喜欢吗?”

西凉茉顽皮地捏住她的鼻子:“那种空有皮囊的货,说不得里面败絮其内,而且,好看能当饭吃么,那我这里的桂花丸子和翡翠金丝卷,你可是不想吃了,我给白嬷嬷留着去。”

白蕊眼睛一亮,摸着鼻子道:“小姐,你还藏了好东西呢,我们晚上不用只吃咸菜稀饭了。”说着伸手去抢,两人一路笑闹着走远。

却不曾发现假山石之后有那高挑人影,司流风隐在一边,身边侍书脸色已经很是不好看地开口:“小王爷,这女子……。”却被司流风抬手一阻

司流风脸色平淡,他原本不过是走错了路,却不想见到有趣的一幕,那个人淡如菊的少女,在靖国公家一众出色的少女中并不起眼,看得出她日子不好过,原本这样的女子该是小心怯懦的,却不想她不但从容将以才智闻名京城的端阳县主西凉仙骗过,又口出惊人之言,竟将他贬得不如一介平民。

司流风此生尚未遇到这样不将他放在眼中的少女,心中顿时生出一个念头来,薄唇边弯起一抹带着阴霾的淡笑。

却不晓得,他一念之差,改变了多少人的命运,甚至他自己的,此是后话。

他想了想,转身离开,却不晓得在他离开之后,不远处的桂花花丛间,有黄衣绿裙的少女款步而出,美丽的眸中神色诡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