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爷番外之上 噩梦

她从不是什么好人,却也会为自己的命运负责。

只是她原从不曾想过会怀上一个孩子,但是有了,就是她唯一想要真心呵护的存在,却被面前之人毁了,从此,她便再也不曾唤过面着这人一声师傅。

百里青看着面前的淡漠女子,眸光幽暗不明,指尖缓缓地掠过她的脸颊:“娘娘,十五年来,你真从未在任何一个动过心么?”

她是他最完美的作品,如何允许她怀上他人的孽种。

想要看着那个柔弱的少女能成长为什么样的食人花,享受着她一步步成长中来带腥风血雨的乐趣,想要被他一手浇灌出来的妖花吞噬,却又无法容忍别人得到她的那种矛盾的心情,真是教人无所适从啊。

西凉茉神思有一瞬间的恍惚,动心么……

仿佛许多年前,在被人拥抱着传授功力的那一刻,看着对方苍白美丽到妖异的面容,有那么一瞬间的……迷茫。

许多年前的……迷茫。

她淡漠地闭上眼:“千岁爷,您到底想要说什么呢,如今我人已经在你手里,陛下也被你软禁,您要杀了我,就算飞羽鬼卫万里来援,也是无用。”

看着面前的女子不答他的问话,他轻叹了一声,神色带了一丝淡淡的幽焰:“娘娘,若今日是本座沦为阶下囚,您可会留本座一条命。”

西凉茉看着他,笑了笑:“您要听真话,假话。”

百里青挑眉:“真话。”

西凉茉点点头,轻描淡写地道:“不会。”

百里青闻言,轻笑了起来:“真是直接到让本座伤心呢。”

情理之中。

西凉茉看着他,忽然轻声道:“千岁也,您呢,您可会留我一条命?”

他杀伐果决,她此生和他斗了那么多年,才发现彼此从某种程度上说是最相像的人,甚至可以说知己。

百里青看这她,眸光幽幽,不曾作声,指尖覆上她的手背,淡淡地叹息了一声:“会。”

西凉茉闻言,抬眼看着他冰冷幽凉的眸光,忽然笑了笑,容色温然清丽:“千岁爷可否让我靠着歇一会。”

百里青看这她,不知在想什么,随后点点头,西凉茉靠在他肩头,轻笑:“谢谢,师傅,咱们斗了十五年,不想时光竟如此快,真是有些乏了。”

十五年。

她,真的挺累了。

人世也已走了一遭,够了。

百里青静静地坐着,看这窗外的月光,月光冰凉落在身边人儿的脸上,让她的脸颊看起来有一种近乎透明的白,越发显得苍白荏苒。

如果,当初……

他留下了她,是否今日便不必兵戈相向。

只是,此生已老,何曾有过如果。

他抚着身边女子安静睡着的脸颊,闭上眼,掩去眼底的疲倦。

连公公走了进来,看这那画面,如此静美,目光落在西凉茉身上顿了顿,忽然一惊,迟疑了许久,还是轻声道:“千岁爷。”

“嗯。”百里青淡淡地应了一声。

“皇后娘娘已经仙去。”连公公的轻叹了一声,那是烈性女子,早已在入狱之前就已经服下绝命的药。

百里青一愣,梭然低头,才见肩上人儿安静如水,沉睡的容颜如婴儿般纯洁,他梭然一抖,忽然觉得心中有什么东西清晰破裂的声音,宛如大厦将倾,玉山已碎,再不复重来。

寒刀入骨,竟是痛不可言。

“西凉茉……!”

……

“啊……阿九,你作甚!”

女子低低的痛呼在他耳边响起,百里青陡然睁开眸子,瞬间看到面前女子美丽的面容上带着一脸微愕地看着自己,她的手里还拿着两本折子。

“丫头……你……。”百里青颦眉地看着面前的女子,有些怔然,随后目光掠过周围华美的宫室,认出这是在涑玉宫。

西凉茉看着面前紫衣大美人脸色微发白,额上带汗的模样,有些心怜地取了帕子为他擦汗:“阿九,你捏疼我了,可是做了噩梦么?”

百里青方才注意到他的手腕正死死地扣住她的手腕,几乎掐得她手腕瞬间青了几枚手印。

他有些恍惚,随后眸光渐渐幽沉了下来,看着窗外明月,又看着身边佳人,随后淡淡地道:“嗯。”

西凉茉从来没见过他这般恍惚的模样,调侃道:“什么噩梦能让咱们武帝陛下这般害怕?”

这人可从来不曾有过现在这副样子呢,魂不守舍的,若是让魅一等人看见只怕要吓死了。

百里青看着她,没有说话,只是忽然伸手将西凉茉揽在怀里,许久,方才喑哑着嗓音,却并不曾回答,只道:“只愿你我安好,此梦,永不复来。”

那是不可去想象的痛,到现在他依旧心有余悸。

西凉茉一愣,温柔地把脸靠在他怀里,揽住他的腰,也不再追问,只轻声应道:“嗯。”

只愿你我安好。

噩梦永不复来。

------题外话------

这是九爷番外的上篇,一直都想写一个短的番外,写一个若是他和她不曾在一起的话,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形。

所以有了这个短篇,略心痛,不过还好,只是噩梦。

啊,对了新文的男主是九爷和茉莉的后人的后人,女主和男主身份都有点意思,假凤虚凰~希望大家喜欢,到时候点击进宦妃的页面作者专栏的新书那里,帮忙收藏一下《惑国毒妃》~名字神马的就暂时不要纠结了,在编辑妞儿的意见下改过了,不影响内容,我会给一个很特别的男主给大家。

某悠出品的男主,都是变态……呃……不,都是精品!

记得收藏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