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爷番外 之 倾尽天下旧恨两茫茫

第一夜

刀戟声共丝竹沙哑

谁带你看城外厮杀

七重纱衣血溅了白纱

兵临城下六军不发

谁知再见已是

生死无话

当时缠过红线千匝

一念之差为人作嫁

那道伤疤

谁的旧伤疤

还能不动声色饮茶“陛下,人已经带到了。”银甲战将领着数名全副武装的士兵将一名挣扎不休的窈窕身影押到坐在凉亭里静静品茗的明黄身影之后,战将恭敬地拱手。

“放开我,司月明,你这个忘恩负义的混账,如果不是我父亲一手辅佐你,你如何有登上帝位的一天,如今你竟然恩将仇报……混蛋,你放开我!”被人按在地上一身红色战袍的美貌女子清艳如蔷薇的面容上染了血和扭曲的愤怒,怨恨地瞪着那明黄色的人影。

一身明黄九龙袍的男子听着背后她的叫骂,却并没有一丝情绪的波动,只缓缓站了起来,摆摆手,那战将迟疑了片刻,让人松了压制女子的手,躬身告退/

毕竟这二位的事,没有人敢,也没有人能参合。

等着亭子附近再无他人,女子眼底闪过一丝狠色,手悄悄地摸出一把尖利的袖底箭,正准备朝着对方的背后扑上去,却不想对方忽然淡淡地道:“蓝翎,你很想让蓝大元帅,你们蓝家的亲族、亲兵,还有西凉无言及西凉一族一起为你陪葬么?”

冰冷的话语瞬间击中女子的心,对方全然预料到她的行动,让她瞬间浑身颤抖,随后手中的剑叮当一声落在地上,她闭上眼,泪如雨下:“司月明,你到底要怎么样,到底要……。”

男子转过身来,阳光落在他堪称俊美的面容上,宛如镀上一层冰冷的金,他居高临下地看着跪伏在自己面前女子,忽然笑了起来:“不想,翎儿竟然还记得我的小字,你可还记得月明二字还是你给的,千里月明照人影成双,你说若我们还能如曾经那般多好。”

他声音温柔,宛如情人低语,却没有一丝一毫打算扶起跪在地上的女子。

蓝翎看着他,泪眼模糊地厉声尖笑:“哈哈呵呵……司月明,你若是记得从前,就该记得我父亲和我为你坐上这个位子,为你开疆守土,为你北抗犬戎赫赫,南击西狄,如今对他削兵去权也就罢了,竟然命人来攻元帅府,怎么,飞鸟尽良弓藏,如今这是要抄家灭族,好让人知道你有多么狼心狗肺么!”

女子的愤怒怒骂声传开,让奉命隐在不远处伺候的一名穿着三品逢洗太监忍不住摇摇头,这位蓝翎殿下,真真是被保护得太好,谁人不知为君者最忌功高震主,哪怕心中知道任何人对他登上帝位立下汗马功劳,也不会欢喜别人这么说的,岂非惹人忌惮,如今她却这么当着陛下的面喊了出来,看样子也不是第一次说这些话了,看来她忘了陛下如今早已不是当面寄养她家门下的孱弱少年。

年轻的皇帝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女子,长长的睫毛挡住了他的眸光,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浑身散发着冷气,却只是任由面前的女子在他面前怒骂着,直到她声嘶力竭。

他方才一把扯住她的手臂将她扯了起来,拉到自己面前,鼻尖对着鼻尖,眼对着眼,轻声道:“是啊,我们早就回不去了,早在回不去了,今天,朕是皇帝,是九五至尊,普天之下皆为王臣,你是臣子,你怎么敢,怎么敢违逆朕的命令嫁给别人,嗯?”

他说话的声音很轻柔,和他粗暴的动作全然不同,还有他细长眼睛里一片细碎冰冷的恨和狰狞,宛如无数尖利的针刺在蓝翎的眼底、心上。

这样的司月明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从很小的时候,那个一直宛如弟弟如亲人一般陪伴在自己身的少年,再到成长为无数佳人心中梦里良人,他一直都是陌上公子人如玉,当年取月明,便是觉得他就如天上明月清辉一般柔和,为人温柔细心,他从来就不会对她这般粗鲁。

“你……你放开我,我和无言早就情定三生,从前门关之战前,我答应他若是能活下来,就嫁给他,那时你不也知道么,而且我从来就没有喜欢过你,我早就告诉你了!”蓝翎有些茫然,但是被从来对自己都细心呵护的人捏痛的让她更无法接受。随后看着他愤怒地道。

“朕知道……朕知道什么,朕什么都不知道,朕只知道从小到大,给你所有朕能给的,陪你读书陪你习武,为蓝大元帅一起为你挡去你的任意妄为带来的非议和苛责,朕甚至想过为你空置六宫,给你那天下最尊贵的女子的位置,让你永远能肆无忌惮的骄傲的活着,永远都那么炽烈,不用压抑任何情绪……。”

他粗暴地捏着她的下巴,逼迫她看着自己的眼睛,一字一顿轻声地道:“不用像我一样从步步惊心、收敛所有的光芒和羽翼,不必步步筹谋……我甚至为了你容忍那两个夺去父皇所有关注的小子,让自己不要去想当初他们的母亲是怎么在我母亲头上作威作福的,顶住母后的怨怼,不让母后对那两个小子下手,如今呢,如今你居然为了西凉无言毁了朕所有心中最美好的期许,枉费朕还在宫里为你亲手布置最华美的新房……哈哈哈哈哈哈!”

年轻的皇帝说到最后,眼底全都是狰狞的黑暗和疯狂还有漫无边际的——痛。

蓝翎只感觉他捏著自己的手劲越来越大,几乎要捏碎她,他眼中那些疯狂与恨意几乎让她不寒而栗。

“你……月明,你不要这样,我知道我私自离京去雁门关找无言不对,可是……如今木已成舟,一切都已经结束了。”蓝翎倔强地不肯喊疼,只是咬牙道。

“结束了?”他忽然轻笑起来,眼底全是猩红,随后凑近她耳边咬住她的耳垂,轻声道:“不,一切才刚刚开始而已,你不知道么,每个男人心底都有一头野兽,既然你自私地放开了关着的兽笼,那就好好地承受那野兽的疯狂好了,都是你的错啊……翎儿,你太自私了。”

是他一念之差为人作嫁,若是当年早早求娶了她,又怎么会被人横刀夺爱。

随后,他忽然一把将转身按在桌上,低头看着因为背部被撞得生疼,脸色微微发白的蓝翎,目光阴戾而暧昧地打量着她薄红鸾甲包裹着的腰肢,因为她常年在外随军征战,所以身材不像京城贵女们那些纤弱,而是充满了弹性的窈窕,他眼底闪过兽一般的光芒,轻笑:“翎儿,你穿着这种软甲真是美得让人想要把它们硬生生地从你身上剥下来,西凉无言享用过你的身体了吧?”

“你想干什么……司月明,你疯了么!”蓝翎此刻方才感觉到了一丝恐惧,仿佛有什么东西彻底地脱离了控制。

“是啊,我疯了呢……忍字心上一把刀,今日我只是要把这刀子拔下来,所以陪着我一起疯!”他大笑起来,原本清风明月的面容闪过佞色,再不复曾经的温柔隐忍。

他一把粗暴地撕扯开她的战袍,她羞辱又恐惧地大力捶打和挣扎:“不,不要这样!”

面前的男子残暴地压制住她每一处的反抗,痛不可言,让她再次见识到什么是男女之间力量的差别。

“不……你这个混蛋,不要这样,这里有人!”她泪如雨下,咬破了嘴唇,按惯例,那些太监们不会走远,只是稍微隐了身。

“有什么关系,做皇帝的女人素来如此,何况,你又不是皇后,有什么关系,不过是个寻常承受雨露的女子,就让他们看好了。”年轻的帝王讥诮又残忍地笑着,强行占有了他,残暴地撕裂了女子骄傲的自尊。

直到年轻的帝王满意地起身,看着身下全无生气被蹂躏过的女子,见她发丝散乱,雪白的身子满是*后的青紫,唇角的血色蜿蜒,宛如被捏碎的蔷薇,他眼底闪过一丝痛色。

终于占有了自己朝思暮想的人,他的心中却空虚得厉害。

他的梦碎了,他捧在手里十几年的蔷薇不再纯洁,

他想碰一碰她的脸,却被她一巴掌打开,她空洞的眸子里满是泪和恨:“滚开!”

年轻帝王似乎被她的眼神激怒了,低头看着她,眼底闪过冷佞:“在朕的身下,还想着别的男人么,翎儿,不,翎姐姐,这不过是个开始,你既然不想成为皇后,既然那么想嫁给西凉无言,那朕就成全你一片痴心,朕必定会好好地成全你,报答你父亲的恩德。”

说罢,他转身离开,甚至都没有给她袒露出的身体盖上一件衣衫。

空气里的温度仿佛瞬间冷了下去,满是却让人绝望的气息。

没有人敢靠近。

……

“放开……翎姐姐……。”角落里被一个年轻的三品奉洗太监捂住嘴的少年大力地推着抱住他的太监,眼神焦灼地望着院子里。

“洛少爷,您不能过去,陛下还没走远。”小连子暗自叹息了一声,低声苦劝,当年的金玉贵妃对他也算有过恩情,所以若是可以他还是希望能保住贵妃这一对双生子的。

“可是翎姐姐她……刚才十哥侮辱了翎姐姐,他怎么会变成这样,我要保护翎姐姐!”少年瞪大了眸子,他的眸子宛如水晶一般剔透无暇,衬在他还有些圆润的雪白小脸上,唇红齿白,美丽得宛如开在观音紫竹林莲花池中那剔透晶莹的小小莲花骨朵,让人看着便觉得心中温软,不知道日后他能成长得如何美貌。

一边默默站着的另一个少年轻声道:“阿洛,我们现在没有能力保护翎姐姐,最好不要直接冲撞十哥,他如今已经是皇帝了,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只有成为对十哥有用的人,也许还能帮到翎姐姐。”

虽然,方才听到十哥口里提到他们的时候,似乎并不那么欢喜,甚至还有怨恨。

小连子一愣,看了一眼站在他身边的少年,是青少爷,虽然他看起来一向沉默了些,虽然与洛少爷长得一模一样,但是他的沉默让他看起来总有些少年老成的味道,以前都只听说他性子沉闷,却不想如今看来他虽然不太爱说话,却是个比谁都明白的孩子。

百里洛一怔,看向自家弟弟,轻声道:“阿青……十哥不喜欢我们么?”

百里青看着他,叹了一声:“阿洛,十哥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十哥了。”

他左右看了看周围,又抬头看向抱着百里洛的小连子,轻声道:“这位公公,陛下走远了,我们可不可以拿一件衣服给翎姐姐呢?”

小连子看着小小少年,精致的面容上带着一丝不安和防备,但依旧很是镇定有礼,不知为什么,他忽然觉得心头一软,左右看了看,点点头:“嗯,青少爷,去吧,趁着陛下还没有派人过阿里。”

他顿了顿,又压低了声音道:“若是以后可以的话,您和洛少爷还是离陛下和蓝翎夫人远一点,正如您说的,您和现在和洛少爷怕是自身难保,若是牵扯进那几位的事中,只怕反而会让陛下更是不喜,不要平白没了性命。”

少年闻言,脱衣袍的手一顿,随后将外袍抱在怀里,轻声道:“多谢公公,只是……翎姐姐对我们有恩。”

百里洛已经忍不住拿了衣袍往院子里跑去,小连子看着他纤细的背影,又看了看面前美貌少年,轻叹了一声:“青少爷,恕奴才多嘴,那位蓝翎殿下不是你们可以靠近和放在心头的人啊。”

百里青顿了顿脚步,落在他身上的阳光仿佛都黯了黯,随后望着天空,静静地道:“我知道。”

随后,便也抱着衣衫一路向院子而去。

小连子看着他跑进去,将衣衫再次覆在蓝翎身上,看着蓝翎抱着百里洛哭得痛彻心扉,看着他静静地站在一边的下风口,仿佛一抹精致的纤细影子,却用身体不动神色地为蓝翎和洛儿挡住冰冷的风,总觉得心头闷闷的。

少年早熟,不知为何,他总觉得青少爷其实什么都知道,却只是安静地守护在自己想要守护的人身边。第二夜

色授魂与颠倒容华

兀自不肯相对照蜡

说爱折花不爱青梅竹马

到头来算的那一卦

终是为你覆了天下

明月照亮天涯

最后谁又得到了蒹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