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琴百年(初殿和九爷番外) 上

琥珀多情,一朝相思千年泪

芳华易逝,几世恩怨万古愁。

——《佚名》

九琴百年上

暗夜里楼台之上,风起歌长,台下风流客成双。

今儿上京第一风雅的歌楼云长楼爆满,王公贵族们都齐聚楼里。

因为一年一度上京风华会便在这云长楼里举办,各家青楼歌舞坊的美人名家齐聚争美献艺。

不管是清倌还是挂牌的,不管是小倌还是花娘都可齐聚登台献艺,分出男女两组竞美,胜者便是一年内的花王,花后。

花后倒是美人辈出,几乎各家名坊轮流坐。

倒是这花王,上一年的花王是绿竹楼的天画,一笔天工巧绘画楼春,以身为笔,十米画卷上,画出靡靡上京风月,再加上那狐狸一般的媚态和风流身段,夺了第一名,当晚便被鲁宁公主召幸去教公主怎么在身上作画去了。

前一年则是天棋,他啥也没干,喝多了酒,就上台摆了一盘黑白珍珠做的围棋邀请人下棋,兴起了,拿了大棋一个个笑砸底下的恩客们,偏生他容色如明珠一般艳丽夺目,平日里的冷傲无双地美人,这时候简直明艳不可语,将所有人给砸了个遍,也迷了所有人一个遍,于是他就成了……花王。

大前年是天书,那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花王了,四平八稳上台一站,容色俊秀无双,一身出尘飘逸的气质,满腹锦绣文章,腹有诗书气自华,哪里是什么青楼小倌,活脱脱一个名满京城,风华无双的贵公子,只能用倾慕的眼神去看。

偏生许多王公贵族就喜欢这一款,既可床下谈诗文,又可床上尽兴,平日里就是有这样的气质的贵公子,那也是不可冒犯的,哪里会像现在这般模样,床上怎么折腾都由着性子来。

这也是原本名不见经传的绿竹楼名声打响的第一炮。

所有人都等着今年绿竹楼的天琴出来,蝉联四年桂冠。

但是……

“那琴师是谁?”

“我出五千两,就包了他!”

“我出六千两!”

“你们也不看看自己的样子,老子出一万两!”

高高明月台边,花王候选者还没有上去,上面只坐了个异域琴师,他一身异域打扮,黑白相间镶金边的兜帽,乌缎裹在他的身上,包裹出一副异常修长俊美的身段子,肌理分明而优美。

他懒洋洋地靠坐在明月台边上,一双长腿一曲一伸,半垂落下台。

一头美丽的银发随意地垂落在身后,用华丽的宝石银线随意地一裹,面容上戴着同样华丽的宝石面具,只能隐约让看清楚他精致的下颌,漂亮得似天工所雕一般,唇红齿白,薄唇角挂着一点轻浮懒散的笑意。

只那一点懒散笑意,瞬间便让众人皆臣服,只想看看他面具下的容貌能美艳成什么模样。

乐师手上一把琵琶,戴满了华丽宝石戒指和华丽宝石指套的修长手指仿佛一点也不受影响一般,在琵琶上优雅弄弦轻拨,底下的乐师们也随着他的琴弦拨动乐器。

若是他只得美貌也就罢了,只他似还嫌骚动不够一般,懒洋洋地轻哼着吴侬软语的小调子。

“歌舞自风流,如是风光不知愁,一曲新词一壶酒,浮光掠影过花间袖;十里烟雨重重,灯花逐水流,盛庭华筵依旧,小楼醉春红乱世宛如梦。”

……

他分明男儿身,还是西域人,偏生唱的江南妙音比女儿家还要婉转优美,更显神秘迷人。

撩动了场内一片疯狂。

秋叶白低头看着底下的人如痴如醉,挑了下眉:“楼下那神秘琴师是谁。”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那人看着有点眼熟,但是又说不上来哪里熟悉,但是那种诡异的感觉让她觉得异常的怪异。

礼嬷嬷也摇摇头:“属下不知,只是这个琴师是云长楼的梅大公子从塞外请来的琴师,但是没有想到这般风华绝代。”

风华绝代?

秋叶白脑海里掠过一道腥红色的暗影,她记忆里能称为风华绝代的也就那么一个人。

但是楼下那人,分明就不可能是他!

百里初的样子,化成了灰她都认得!

她眸里闪过一丝森然而复杂的寒光。

“这人压抑了他大部分的气息,绝非寻常人等,咱们今儿见机行事,若是有问题,就先带着天琴他们回去。”秋叶白冷冷地看着那人,低声吩咐礼嬷嬷。

礼嬷嬷立刻点头。

那人极为敏锐,似察觉了她的目光,忽然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

他的动作极漫不经心,但是却让秋叶白瞬间浑身寒毛微竖,她瞬间眯起眸子,警惕地看向那人,却没有发现那人的异样。

但是她直觉没错的话,那种目光绝对是绝顶高手才会有的锐气。

她微微颦眉,眸带疑色地看着那人。

但是那琴师垂下了眸子,却似笑非笑地看向了台下乐师之中。

乐师里头坐着个戴着面纱的琴娘,她明眸似水,一边帮他伴奏,一边冷冷地白了他一眼。

看什么看,你刚才吓人家小姑娘作甚!

那琴师见琴娘白了他一眼,却只显明眸娇俏,他忍不住唇角笑意更深,眨了眨眼,迷得底下一群人更疯狂地尖叫。

那琴娘暗自叹息,骚包就是骚包,过了多少百年都不改骚包的本性。

自己穿越千年而来,大概就是为了来收服这只千年九尾大狐狸。

……

“千年老妖。”而另外一间房间里,一身暗红如血华美长袍的修长人影看着那下面的琴师,潋滟的薄唇轻抿。

“殿下,您说什么?”双白捧了茶杯过来递给百里初。

百里初眯起诡美幽沉的眸子,冷冷地睨着台下的那个琴师:“你可觉得底下那个琴师妖气甚重,似修炼成精的魔怪?”

双白看了一眼,只看见那人的白发和一身华美,便道:“属下觉得这个梅家大公子太有钱了,这琴师一身不知多少银钱。”

至魔怪什么的……殿下确定不是在说他自己?

“哼。”百里初讥诮地勾起潋滟的薄唇。

不知道为什么,他看着那琴师,心中就生出厌烦来,那是一种属于黑暗之兽的直觉,像是自己的领地里忽然出现了同样强大的掠食者。

“殿下?”双白转身正要与他说什么,但目光却忽然定在他眼睛上时愣住了。

百里初若有所觉地转头看向墙壁旁边镜子里,自己眼睛里的瞳仁果然已经放大了一倍,只眼角里还有些白,看起来森诡异常。

他眯起眸子,目光再次转向台下轻弹浅唱的琴师,又冷哼了一声:“哼,给本宫盯牢下面那丑货,若是他有什么异动,格杀勿论!”

这种感觉真是令人烦躁。

他说完之后,又抬起眸子,左右寻索,却没有在主楼上看见那道熟悉的倩影,心情便愈发地暴躁,索性拂袖出门了。

双白默默地看了眼那华丽耀眼的琴师,丑货什么的……殿下这是在嫉妒么?

他从来没有看见过殿下如此这般焦躁的模样。

就算是被秋大人冷眼黑面了这么些天,殿下的焦躁也只在心中,不在面上,下面的那个琴师竟能让殿下这般模样,有意思……

……

楼上人心浮躁,楼下艳绝的华丽琴师依旧怡然自得地轻哼着女调轻曲,指尖妙音不知勾了谁的魂魄。

“金陵舞四方,八绝共赏满庭芳,佳人翘盼首,翠阁下帘钩,霓裳水袖妙歌喉,花好月圆,宫墙柳,舞绝秦淮岸,醉王侯……。”

双白看了看,也挑了下眉,不知为何,他觉得那琴师也很像一个人,但是却想不起来像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