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雨欲来山

午夜一点二十分,楚乔关上了卫生间的门,走到洗脸池旁,开始洗手。

监舍内一片死寂,没有半点声音,这个时候,是人一天之中最为疲惫的时候,即便是受过严格训练的特种兵,警觉性和体力都会较平时有所下降。楚乔面色沉静,洗好手之后,拿起架子上的毛巾,仔细地擦干手,抽水马桶的声音哗哗地响着,她的手指搭在脉搏上,默算着时间。

十、九、八、七、六、五、四……

时间到,楚乔冷静地转过身来,向床走去。

轰的一声闷响突然响起,巨大的水花猛地爆裂开来,细微的火光从下水管的管道里喷射而出。楚乔的身体不远不近,被水花生生击中,整个人弹身而起,软软地趴在了地上。

门外的狱警顿时一惊,只见监舍内水管突然爆裂,犯人被爆炸击中,生死不知,顿时慌了手脚,两名狱警迅速按下开关密码,一手持冲锋枪一手持对讲器就冲了进去。然而,短暂的管道爆破破坏了信息的传送,五秒钟之内,总台的方向,只能听到沙沙的不明信号。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就在两名狱警跑到卫生间查看爆破原因的时候,原本昏厥过去的女子顿时睁开雪亮的双眸,身躯霎时间好似狸猫一般,猛地蹿出监舍的大门。两名狱警大惊,然而,还没等他们喊出声来,监舍的大门轰的一声就被关得严严实实。

楚乔看也没看里面暴怒的两人,疾步走进监控室。她将一个小时前的录像迅速提取传送到小型DV之中,做了简短的剪切和删除后,就拖着椅子爬到了位于监舍外的摄像头之前,将DV中画面倒转,正对着摄像头开启了播放影像,然后回到监控室切断了对讲机的信号传播。

时间刚刚好,五秒钟刚过,一直藏在她头发里的微型爆破器开始了爆破之后的自我修复,水管的漏水处被液化物迅速地黏合。全封闭的监舍里,两名狱警的怒吼声蚊蝇一般,根本穿不透这座密封的牢笼。监控器恢复正常,总台的画面里呈现出一小时前的图像,女人犯正在床上静静地坐着,两名狱警在外面来回巡逻。一切,都是这样安静和正常。

楚乔眼神锐利,四下查看一番。安全。

回到监控室,她打开狱警的储备箱,换下身上湿漉漉的衣服,穿上了第四监狱狱警的服装,戴好帽子之后,挑了一把AK74U,装上消音器,别在了腰间,转身走了出去。

两名狱警敢于打开监舍大门,并不是毫无顾忌的莽撞。

第四监狱比邻首都,地理位置偏僻隐秘,所关押的都是将要被国家高级军事法庭开庭审理的重犯,重要程度不言自明。每一座监舍的防御都已经到了无懈可击的地步。监舍独立,武器配备高端,监控力度强大,人员调配完善。每座监舍都有三名国家特种军人看守,分里外两座大门,像楚乔之前的监舍,只要有开启密码,就可以打开,可是外面的监狱大门,需要最近一次锁门人的指纹才可以开启。

三人的监守,是轮换制,如今监舍内已经有两个人,楚乔拿着事先准备好的指纹薄膜,对着扫描仪对接了上去,很快,就传来咔嚓一声脆响。楚乔穿着一身标准的军装,在两名国家军人的怒视下,堂而皇之地走出了监狱的大门。

出门之后,是一条长长的走廊,她此时处于地下监狱第四层,要想完成目标,还有相当长的一段路要走。监控录像只有一个小时,她必须抓紧时间。

四层所关押的,全都是等待军事法庭裁决的国家高级军官和秘密特工,三层则是重大要犯,一层是第四监狱官员办公的所在,而二层,则是第四监狱接待外来宾客的会客之所。楚乔此行的目的地,就是那里。

走了大约两分钟,离开了监舍群。外围的走廊尽头,是四名手持冲锋枪,全副武装的高级战士。第四监狱里,没有空调管道,没有空无的下水管道,除了这一条走廊,只能挖开混凝土打洞逃窜,想要安然无恙地逃出生天,概率几乎为零。

守卫的士兵们看到楚乔这个生面孔,顿时紧张起来,为首的一名战士举起黑洞洞的枪口,喝道:“站住!什么人?口令!”

楚乔目不斜视地走过去,脊背挺得笔直,手里抱着一沓厚厚的文件,一边走一边沉声说道:“我是军法处的刘思维上校,奉一二六八五号文件调查一宗军火走私案,请立即给我接线谭宗明中校,我有重要文件要向他传达。”

士兵一愣,随即疑惑地皱起眉头,说道:“报告长官,谭宗明中校今夜不当职,他的线路属于私人保密线路,请您出示一下您的证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