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章

恶狼号叫一声,踉跄地向一旁跳去,显然受了重伤。

“过来!都过来!”孩子大叫一声,蹲下身子捡起两块石头,噼啪地砸了起来。火星四溅,杂草呼啦一声就烧了起来。孩子将棍子点燃,举着火把,满场奔跑,驱散正在攻击孩童的狼群,大声叫道:“都过来!都过来!”

年纪幼小的孩童们大哭着向荆月儿这边跑来,她们通通受了伤,有被狼咬伤的,更多的却是箭伤。这么一会儿工夫,剩下的已经不足二十人。

狼群畏惧火,见荆月儿将孩子们护在中间,踟蹰着不敢上前。它们已经饿了很久,围着孩子们转了一会儿后,就纷纷回头向着场中的尸体奔去,大肆地吞食起来。

诸葛怀狭长的眼睛微微眯起,突然轻声道:“没用的畜生。”搭箭就向野狼射去。

利箭纷纷而上,狼群顿时遭到袭击,一阵惨叫之后,恶狼纷纷倒地,再无一只存活。

幸存的孩子们大喜,不顾满身的伤痛,纷纷大声欢呼起来。

然而,还没等她们的声音发出喉咙,又一波箭羽密集而来,射在她们小小的身体上。

天朝贵胄们眼神锐利,手段狠辣,毫不容情地瞄准对方的孩子,箭羽嗜血夺命而来。

一支利箭呼啸而来,来势惊人,砰的一声射穿一个孩子的脑袋,从右眼射入,穿透后脑,稳稳地停在荆月儿的鼻尖。温热的鲜血溅了她一脸,她张大了嘴,手上仍旧拿着那根燃烧着的木棍,木头一般再不会动。孩子们的哭喊声回荡在她的耳边,一切就像是一场噩梦。

箭羽渐渐稀疏,魏小公子和沐允齐齐一笑,搭上弓箭,瞄准女童,箭矢迅猛绝伦地射了过来。

赵彻眉头一皱,驱马上前,手摸箭壶,却只剩下一支箭,他冷哼一声,一把将箭羽折断,双双搭在弓上,手法妙到巅峰,激射而来,登时就将魏小公子和沐允的箭打落。

诸葛怀大笑一声,叫道:“好箭法!”

话音刚落,所有的惨叫声全部止歇,北风扫过白地,血腥的味道充溢在空气之中。猩红一片的围场内,只剩下荆月儿一个孩子,她满头乱发,中间夹着稻草,衣衫染血,面色苍白,拄着一根木棍站在原地,神情木然地望着这边,好像已经被吓傻了。

赵珏说道:“七哥好厉害,我已经没箭了,今日看来是七哥大胜了。”

魏小公子眉梢一挑,看了眼自己,又看了眼沐允,最后转头望向诸葛怀。

诸葛怀面容清俊,笑眯眯地说道:“我早就没箭了。”

“燕世子不是还有吗?时间还没到,鹿死谁手,犹未可知。”沐允突然说道。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转到燕洵身上。

赵彻冷冷地看向燕洵,不咸不淡地说道:“燕世子总是能出其不意地给人以惊喜。”

一炷香的时间刚刚过去一半,所有人的箭羽都已经告罄,只有燕洵的箭壶里,还插着一支雪白的翎羽箭。

燕洵端坐在马上,虽然只有十三岁,但是他脊背挺拔,剑眉星目,鼻梁高挺,眼神锐利,一身华服熨帖地穿在身上,越发显得卓尔不群,英俊冷厉。他面色淡然,缓缓驱马上前,拉满弓箭,对准了那个围场中央的孩子。

长风呼啸吹来,卷起了孩子破碎的衣衫和凌乱的头发,她年纪还很小,不过六七岁的样子,营养不良,面黄肌瘦,像是一只刚出生还没长毛的小狼,手臂、脖颈、小腿上全是伤痕,肩膀上的伤几乎靠近心脉。她站在一片狼藉的修罗场中央,遍地残肢断臂,遍地尸体鲜血,血腥的臭味四处飘散,残忍的力量像是绝望的惊魂,撕扯着孩子脆弱的眼球。

一支闪动着嗜血寒芒的利箭缓缓对上孩子的咽喉,少年端坐在马背上,眼神锐利,双眉紧锁,手臂上青筋暴起,慢慢地拉满了弓。

她已经避无可避,纷乱的念头在脑海中呼啸奔腾,那么多的不解和疑惑在突如其来的屠杀面前全都塌了下去。她缓缓地抬起头来,目光森冷,带着冷厉的仇恨和厌恶,冷冷地看着那个正对着她的少年,毫无半点畏惧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