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

大夏坐落于红川北岸,他们民风尚武,军兵彪悍,自先祖开始,就过着逐水草而居的游牧式生活。

清晨的第一声长钟奏响,声音悠远,浩荡雄浑,城门在钟声中缓缓开启,阳光普照,真煌城新的一天,在帝国的铁血秩序下,缓缓开始了。

“驾!”

一声清厉的声音突然响起,一匹黑色的骏马扬起雪白的马蹄,踏在真煌城外的雪地上,雪花飞溅,蹄声铿锵,将十多名随从远远地甩在了后面。

“燕世子,你来晚了!”诸葛怀长笑一声,驱马上前,对着来人笑着说道。

站在他身边的,还有四名少年,年纪小的只有十一二岁,大的也不过十三四岁,人人身着锦缎华服,背后随从围绕,面目英挺,器宇不凡。听到他的声音,齐齐转过头来,向着来人处看去。

燕洵勒住马,吁了一声。马儿人立而起,响亮长嘶,然后稳稳地停在雪原上。燕洵穿着一身天青色华服,袍尾绣着几只金银线织就的锦鲤,外披雪白长裘,朗笑一声说道:“接到诸葛兄的消息的时候八公主正在府上,想要脱身,实在有些困难,诸位久等了。”他声音爽朗,笑容也带着少年人的朝气,唯有一双眼睛半眯着,隐现几分内敛的锋芒,脖颈上围着一条银貂围脖,越发显得雍容华贵,风流倜傥。燕洵不过十三四岁的年纪,看起来却有超绝年龄的风华和气度。

“原来是佳人有约,看来是我们扰了燕世子的雅兴才是。”一名身穿松绿锦袍的小公子走上前来,声音还带着软软的童音,看起来不过十二三岁,一双眼睛弯弯的,好似狐狸一般,笑眯眯地说道。

燕洵淡淡一笑,不软不硬地说道:“魏二公子说笑了,前日国宴上,若不是二公子害得我打碎了公主的琉璃盏,今日也不会有这般飞来的艳福。说起来,一切还要拜二公子所赐。”

小公子低低一笑,也不着恼,转过头去,对着一旁的另一名着苍青色袍子的少年说道:“看到了吧,沐允,我就说燕世子不会善罢甘休,铁定要为这事和我理论的。”

沐允微微扬眉,“这皇城根底下吃过你苦头的人还少吗?燕世子是好脾气,换了我,前日晚上就杀到你府上去了。”

“到底还比不比了?要是想聊天,还不如回去!”一名一身黑色锦袍的少年走上前来,他的腰间挂着一张明黄色的大弓,一看就是御用之物。

燕洵似乎此时才注意到他一般,跳下马来,恭敬地行礼道:“原来七殿下也在,请恕燕洵刚刚眼拙了。”

赵彻斜着眼睛瞥了燕洵一眼,嘴角淡淡一牵,就算是打过招呼,径直对诸葛怀说道:“我和八弟晚饭时还要去尚书房,没那么多闲工夫。”

诸葛怀笑道:“既然燕世子来了,咱们就开始吧。”

魏小公子笑着拍手,“你又找了什么新鲜玩意,快拿出来给我看看。”

赵珏说道:“我看那边运来了一堆兽笼子,你不是找我们来打猎吧?那可没什么意思,难怪你家老四不肯来呢。”

诸葛怀摇头神秘地说道:“他那个别扭的性子,又几时来过我们的聚会了?不过今天这个我可费了不少心思,你们瞧着。”他说罢,伸出手来轻轻地拍了两声,声音清脆,在苍白的雪地上远远地回荡了起来。

远处用栅栏围起来的空荡围场被打开,诸葛怀的随从们推着六辆大马车走进围场,在空地上一字排开六个巨大的笼子,上面用黑布蒙着,一丝不露,看不出里面有什么东西。

魏小公子感兴趣地说道:“里面装了什么?诸葛你就别再卖关子了。”

诸葛怀一笑,对着远处的随从一挥手,只听唰的一声,黑布被齐齐拽下,魏小公子呀了一声,微微一愣,随即就开心地笑了起来。

只见那巨大的笼子里装着的,竟是一群年纪不过七八岁的女童,每个笼子里有二十人,人人只穿了一件粗布褂子,胸前的衣襟上好似囚犯一样写着大大的字,每一个笼子里的字各不相同,有沐、有魏、有燕、有诸葛,赵彻和赵珏则以“彻”和“珏”字区分。那群孩子被关在黑笼子里已久,突然见光,都蒙住了眼睛,惊慌失措地挤在一起,像一群胆小的兔子。

诸葛怀笑道:“前阵子府里来了一队西域的胡人商队,这个游戏是他们教我的。待会儿我会叫人把笼子撤掉,并放出兽笼里的狼,那些畜生已经被饿了三天,都红了眼睛。我们可以射畜生,也可以射别人笼子里的奴隶,一炷香之后,看看谁剩下的奴隶最多,就算谁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