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章

命运将她推进了一个泥淖,她跟自己说,她要爬出来。

糟糕的处境完全不给她任何自怨自艾和痛苦担忧的机会,如果不振作起来,她可能活不过这个晚上。

她伸出黑漆漆的小手,捡起一根小木棍,在地上一笔一画地写起字来。

诸葛、魏、沐、珏、彻,写到这里,她缓缓地皱起了眉头。外面已经黑了下来,别院的丝竹声远远地传了过来,间中还有歌舞妓女的浪笑。她默默地回想了很久,终于写下了最后一个字:燕。

觥筹交错的诸葛府大厅之中,燕洵的右眼突然猛地跳了一下。他皱起好看的眉头,缓缓地转过头去,向着漆黑的夜色深深地望去。

夜色漆黑,寒鸦高飞,这浑浊丑陋的王朝,已经从里面腐烂了。

旧的一切注定要毁去,让新的秩序在灰烬中重生。

即便周身伤口疼痛欲裂,楚乔还是强迫自己站起身来,围绕着小小的柴房一圈一圈地来回跑动,偶尔停下来用双手揉搓着肌肤,以防冻死在这破烂的柴房里。

三更的更鼓刚刚敲过,一人多高的窗子突然被缓缓顶开,然后,露出一个小小的脑袋。楚乔一愣,抬头看去,只见来人眼睛明亮,眼神谨慎地在柴房里转了一圈,看到楚乔后,眼里顿时闪过喜悦的神采。他竖起手指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就手脚利落地翻身跃入柴房。

男孩子疾步跑上前来,伸出手臂,一把将楚乔抱在怀里,声音带着一丝哽咽,却坚定地安慰道:“月儿不怕,五哥来了。”

男孩子很瘦,年龄也不大,不过八九岁的样子,穿着一身土灰色的衣裳,很不合身,越发显得瘦小。他的身量还未长成,只比楚乔高半个头,脸孔的轮廓却透着一股饱经风霜的坚韧。他紧紧地抱着怀里的孩子,不断地拍着她的后背,一遍又一遍地安慰道:“别害怕,五哥来了。”

不知为何,楚乔的眼眶突然湿了,大滴的泪珠止不住地掉了下来,打湿了男孩子粗糙的衣裳。不知道是这具身体的自发反应还是她自己的真实情绪,在这样一个诡异陌生且寒冷的夜晚,这个弱小却温暖的怀抱实在太珍贵了。

皎洁的月光从微敞的窗子投射进来,照在两个矮小的孩子身上。四下里一片冰冷,唯有胸臆间有那么一丝微小的温暖。男孩子小小的身体像是一座坚韧的山,在这个寒冷的夜晚,即便也会害怕得轻轻颤抖,却仍旧坚定地抱着自己的妹妹,坚强地收紧双臂。

“月儿,饿了吧?”男孩松开了手,伸出黑漆漆的手指小心地擦去楚乔脸上的泪痕,扯出一个好看的笑容,笑眯眯地说道,“你看五哥给你带了什么?”

孩子从背后拿出一个小布包,席地而坐,利落地拆开布包,好闻的饭菜香顿时飘散而出。他抬起头来见楚乔仍旧站着,扬眉疑惑地说道:“坐下啊。”

一个粗瓷大碗,边上的青花已经被磨得失去了颜色,边缘还有几个小小的缺口。满满的一碗粳米饭,上面堆着一些青菜叶子,没有多少油星,散发出的味道却那样香。男孩递过来一双筷子,塞到楚乔的手里,催促道:“快吃。”

楚乔低下头,往嘴里扒了一口饭,嘴里很咸,还有眼泪的味道,嗓子很堵。她机械地嚼着,偶尔轻轻地抽泣一声。

男孩眼巴巴地望着楚乔,她每张嘴吃一口,男孩也要轻轻地张开嘴,似乎在教她如何吃饭一样,见她咽下去,就会开心地眯起眼睛。

筷子在碗里拨弄着,突然插到一个东西,挑出来,竟是一块还冒着热气的红烧肉。

拇指般大小的一块肉,被烧得有些焦,半肥半瘦,在这样漆黑冰冷的夜色里,竟是那般诱人。

一声响亮的咕嘟声突然响起,楚乔抬起头来向男孩望去,只见男孩尴尬地揉了揉肚子,故意满不在乎地说道:“我刚刚吃完饭,一点也不饿。”

楚乔将筷子递过去,说:“你吃吧。”

男孩顿时摇头,“我们今晚吃得特别好,四少爷给我们加菜,红烧鲤鱼、糖醋排骨、醋熘里脊、白板水鸭,好多菜呢,我吃得想吐,现在什么也吃不下去了。”

楚乔固执地举着筷子,“我不爱吃肥肉。”

男孩子微微愣了一下,看了眼楚乔,又看了眼那块红烧肉,不自觉地咽了下口水,好久,才伸出手来接过楚乔的筷子,小心地张嘴咬在肥肉上,然后将剩下的瘦肉又递回来,呵呵一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笑着说:“月儿,现在可以吃了。”

鼻子突然发酸,楚乔迅速低下头去,眼泪在眼眶里来回地滚动,却始终忍着没有掉下来。

许久,她缓缓地抬起头来,冲着男孩一笑,张嘴吃了那块肉,一边嚼一边咧嘴笑。

“月儿,好吃吗?”孩子的眼睛很亮,像是天边璀璨的星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