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章

护院眉头一皱,上下打量了一下小小的楚乔,暗道老太爷什么时候改了喜好,开始偏爱这样还没长成的女童?他疑惑地道:“谁让你去的?你知道老太爷的外宅在哪儿吗?”

“我有地址。”孩子翻找着自己的小包袱,拿出一张白纸,白嫩的小手比画着,喃喃地说道,“从府里出门,到第三个路口左转,前面是浮香酒楼……”

“好了,”护院不耐烦地喝道,“谁告诉你的,怎么没人带你去?”

孩子老实地回答道:“宋大娘来告诉我的,她本来要带我去,可是刚刚经过石桥的时候她不小心从桥上掉下去了,砸碎了冰面,我看着她沉下去的,我猜她恐怕不能带我去了。”

“什么?”护院顿时大叫一声,一把抓住楚乔的肩膀,叫道,“你说谁从石桥上掉下去了?”

“宋大娘,杂役后院的管事。”

啪的一声,男人的巴掌顿时重重地挥在孩子的脸上,他大骂道:“你个小兔崽子,怎么不早说?来人啊!跟我去救人!”

楚乔被打倒在地,两耳嗡嗡地响,看着众人一团乱地飞奔而去,孩子的嘴角微微牵起,带出一丝淡漠的冷笑。

这一巴掌,她会记住的。

楚乔迅速站起身来,抱起手中的包袱,头也不回地就往大门走去。三人高的镶金朱门,两侧盘踞着威武的石狮子,朱漆点眼,诡异中透着一丝扑面而来的煞气。诸葛府三个金光闪闪的大字刻在门楣之上,金碧辉煌,观之炫目。

楚乔迈着短小的步子,费力地跨过门槛,一脚门内,一脚门外地站住。明晃晃的朝阳照在身上,似乎连空气也清新了起来。从今往后,生命就会是另一个起点,受过的屈辱、流过的血泪,她会永远记着。

孩子抿紧嘴唇,深吸一口气,抬起后脚,就要踏出这座腐烂的牢笼。

就在这时,一声熟悉的刺耳惨叫突然从前苑右厢的天井处传来,中间夹杂着孩子惊恐的大哭。右厢前后三进院门大敞,板子拍打在血肉之躯上的闷响声传遍整座诸葛大宅。

经过的仆从无不侧目,翘首观望究竟是谁人得享如此“殊荣”。

楚乔站在大宅门前,只一步就可以走出这座吃人的庭院,可是那些惨叫声不断地冲击着她的耳鼓。

孩子的眉头越皱越紧,终于收回了小小的步子,转过身迅速向着右厢跑去。

命运在很多时候都会给人们一个选择的机会,一步之差,往往就会改变很多事情。

诸葛玥一身淡绿色的锦衣华服,衣襟上绣着一朵朵深绿色的青莲,墨发松松地束在身后,脸孔白皙如玉,眼眸漆黑如墨,嘴唇有一丝异于常人的殷红。虽然他只有十三四岁的年纪,可是看起来邪魅冷厉,一双眼睛半眯着,好似这世间的一切都入不了他的眼,冷漠得就像这隆冬峰顶的白雪。他侧躺在紫檀描金软椅上,手肘支撑着后脑,两旁相貌清秀的侍女捧着上好的熏香、清茗蹲在他的身侧,不时为他剥开一颗从卞唐由千里快马运来的新鲜荔枝。

在他身前二十步处,身穿仆役衣裳的孩子已经被打得皮开肉绽,连叫声都渐渐微弱了下去。一名六七岁的小女奴跪在旁边,不断地磕头求饶,前额已经破了皮,鲜血横流,蔓延过孩子清澈带泪的眼睛。

日头渐渐升起,真煌城地处红川高原,虽然已是隆冬,日头却仍旧猛烈。诸葛玥抬起头来,眉头轻蹙,微微眯起眼睛。两侧的侍女见了顿时紧张地打起伞,遮在他的头上。诸葛玥坐直身子,对着两侧的侍从挥了挥手,靠在了椅子的靠背上。

两名孔武有力的大汉顿时恭敬地上前,一前一后抬起诸葛玥的软椅,向右厢门外走去。

跪在地上磕头的女孩子见了顿时大惊,惊慌失措地叫了一声,爬上前来,一把拉住诸葛玥的衣角,哭泣着说道:“四少爷,求求您放了临惜吧,再打下去他会死的!”

诸葛玥眉梢一挑,眼神微微下瞥,向女孩乌黑且沾着鲜血的小手望去。

孩子感觉一股无法抑制的寒冷顿时袭上脑袋,只见诸葛玥那双皓白的靴子上,赫然有五个血污的手指印,看起来别样醒目刺眼。

孩子大惊,张口结舌,好久才惊慌失措地用袖子使劲地擦着诸葛玥的靴子,哭道:“对不起,四少爷,小七马上就给您擦干净。”

砰的一声,抬轿子的大汉一脚将孩子踢翻在地,两旁的侍女顿时跪着上前,将那只脏了的靴子脱下来。诸葛玥望了孩子一眼,就转过头来,眼神淡淡的,看不出什么情绪。

一旁随侍的侍女冷声说道:“把她那只手砍下来。”

孩子顿时忘记了哭泣,目瞪口呆地坐在地上,如狼似虎的侍卫迅速奔上前来,腰间长刀瞬间出鞘,只见一道血线霎时间冲天而起,一只白皙瘦削的小手,就被斩落在地!

刺耳的惨叫声霎时间冲破了云霄,惊散满天狰狞号叫的秃鹫。

而那位年纪轻轻的少年,却静静地闭目安坐在软椅上,好似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听见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