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章

众人回过头去,只见那个前日刚刚进入青山院的小女奴站在人群后,身材小小的,声音稚嫩地缓缓说道:“现在虽然已是冬天,但是我们院紧挨着温泉,气候温暖许多,多蚊虫飞蛾。藤类本就吸引这些小虫,火烧藤角更是散热,这样,就会吸引以蚊虫为食的鸟雀老鼠,进而更会引来以鸟雀老鼠为食的蛇类。这是很常见的常识,奴婢应该早想到的。”

诸葛玥紧皱双眉,半晌,转过头来沉声说道:“是谁将这几盆藤角送来的?”

锦偲面色发白,战战兢兢地说道:“少爷,这几盆花是昨个儿朱管家送来的,说是南疆特产。他说少爷也许会喜欢,便特意让奴婢摆在墙根底下的。”

“朱顺?”诸葛玥沉吟半晌,一双狭长的眼睛微寒,缓缓说道,“他这个管家真是当得越来越威风了。下次他若是从西域买来一把匕首,让你放在本少爷的床榻上,想必你也会照做。”

锦偲大惊,急忙伏地磕头道:“奴婢不敢!”

诸葛玥淡漠不语,下人们正要离开,诸葛玥突然说道:“你,以后在内房伺候吧。”

众人一愣,也不知道他说的是谁。

诸葛玥不耐烦地皱眉,指着楚乔道:“就是你。”

各色目光顿时齐齐聚拢。

楚乔垂首恭敬地答应道:“奴婢遵命。”

出了轩馆正室,下人们刚刚将满身鲜血的锦烛丢上马车。一个弱女子被打了三十板子,又将要被扔到安军院那种地方,哪里还会有命在?

锦偲看得脊背发凉,手脚都有些哆嗦。这时,一个甜美的声音突然在她背后响起,她转过头去,见楚乔笑眯眯地望着她,笑容甜美地说道:“锦偲姐姐,以后咱们就要在一起干活了,我年纪小不懂事,你可要照顾我啊!”

不知为何,锦偲一时之间竟有些发慌,看着楚乔强作镇定地说道:“大家都是奴才,互相……互相照顾是应该的。”

“是吗?”楚乔一笑,说道,“那么那边暖玉的那几个孩子,锦偲姐觉得是不是该网开一面呢?”

锦偲心下微怒,但还是点了点头,说道:“她们时间也差不多了,也该散了。”

“那我就替她们先谢谢你了。”楚乔笑眯眯地走过去,让已经冻得面皮发青的孩子们散去,然后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一样,转过身来说道,“要是当日锦烛姐也能像锦偲姐这样厚道,书童临惜就不会被少爷活活打死了,所以说做人还是要心存善念。你看临惜才死三天,锦烛就紧随而去,想起来,真是令人脊背发凉。”

锦偲已经装不出来了,面皮惨白,睁着一双眼睛紧紧地看着楚乔,只觉得这小小的孩子浑身上下都冒着邪气,令人害怕。

楚乔缓缓靠上前来,踮起脚附在锦偲的耳边缓缓说道:“俗话说善恶到头终有报,不是报应没来,只是时间还未到而已,你说对不对呢?”

锦偲一惊,顿时后退一步,转身就想离去。

楚乔手疾眼快一把抓住了她的肩膀,少女大惊,猛地跳开,大叫道:“你要干什么?”

楚乔冷冷一哼,面上再无半点笑容,沉声说道:“你紧张什么?我不过是想朝你要回那盘桃子罢了。”

“桃子?”

“你我现在同为内房丫鬟,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我辛辛苦苦走到南苑拿来的桃子,你不觉得该由我自个儿呈上去更加稳妥吗?”

锦偲一听,顿时哑口无言。

楚乔转身向花房走去,一边走一边淡淡说道:“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识时务者方为俊杰。有些话只能说一遍,有些警告只能做一次,以后该如何行事,如何为人,你自己思量吧。”

冬日午后,阳光正足,明亮的阳光晃在雪地上,刺得人眼睛发疼。

这一天,并不是平静普通的一日,长老院下达了出兵的檄文,煌天部马上就要出发平叛,七大门阀的各位家主都在抢破头地争夺着煌天部统帅这个位置。诸葛府的大家长诸葛穆青不在府中,一切大小事务都交由诸葛怀主持。大夏朝堂之上,刀光剑影,一派峥嵘。

也是在这一天,诸葛府上的四公子诸葛玥被毒蛇咬伤,虽然得到了及时的治疗,但是仍旧需要时日静养。诸葛玥年纪虽不大,却是煌天部的少将,出身点将堂,曾经三次带兵前往西北沙曼平叛,武艺高超,是诸葛家除了诸葛怀之外的佼佼者。其他各大门阀消息来源极为灵通,迅速掌握了这一消息。诸葛怀前脚刚刚为弟弟呈上请战的折子,各家的反对之言就紧随其后被送进了盛金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