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秦暖阳的飞机刚落地,经纪人的电话就打了进来。她等着助理去拿行李,拐到了机场的女厕所里去接电话。

米雅确认了她的班机时间,跟她交代了一下接下来的通告,才轻声问她,“感冒好点了吗?”

秦暖阳捂着鼻子哼了两声,瓮声瓮气的,“还没有,好像更重了。”

话落,便听见门口助理叫她的声音,随便和米雅又说了两句便挂了。戴回口罩和墨镜这才推开门走出去。

外间连接着男女厕所的洗手台上此刻正站着一个男人,身形修长,侧脸的轮廓精致,外形很出色。

她多看了两眼,这才低下头去拧开水龙头。

“哗啦啦”的水声里,她低咳了几声。身后的助理给她递了一块毛巾,她仔细的擦了擦手,低声问她酒店订好了没有?

小凌看了眼手机,报出了一个酒店的名字,“刚订好,我们等会过去就能办check in。”

唐泽宸听见酒店名的时候微微顿了一下,随手关上了水龙头,转身的时候看了她一眼,大步的走出去了。

秦暖阳有些头疼的按了按眉心,神色疲倦,“我们走吧。”

午夜的机场还是人头攒动,她戴上帽子彻底把自己遮严实了这才不紧不慢的从人群中走过。等到了机场的门口,她四下看了看,正想回头问小凌是哪辆车过来接时,就看见门口停着的那辆熟悉的车型。

小凌朝她点点头,扬了扬自己手里的手机,“不好意思啊暖阳,我去接个电话。”

她示意自己知道了,率先拉开车门坐进后座。

她疲倦得不行,也没注意车后座还有一个人,只是问司机,“有水吗?我要吃药。”

她话音刚落,身旁就递来一瓶刚拧开的矿泉水瓶,她低声道了谢,一边摘下口罩,一边翻出包里随身带着的药丸就着矿泉水灌了下去。

上了飞机之后她就带上眼罩一路睡下来,飞机遇上乱流颠簸她都没能醒过来,等到现在已经有一天滴水未沾了。药丸的糖衣剥去,苦得她眉头紧皱。

嗓子都干涩得要冒烟了,她灌了一口矿泉水下去冷得浑身就是一颤,药丸卡在胸口疼得她一张脸都变了色。好不容易吞下去,她把矿泉水瓶递回去,带上眼罩就要继续休息。

就在这时,窗口传来“咚咚”的敲窗声,她皱着眉头看过去,小凌正一脸焦急地拍打着车窗,还不停的说着些什么。

车内有很柔和的钢琴声,她听得不太真切,索性降下了车窗。

小凌往车里看了一眼,一张脸垮下来都要哭了,“暖阳,快下车。”

秦暖阳这才觉得有些不对劲,回头看了眼,只见刚才在洗手台上遇见的那个男人此刻正姿态随意慵懒地靠在椅背上,手里还拿着她刚递过去的矿泉水瓶。

她脑袋“轰”得一下跟炸开了一般,呐呐地说不出话来。

还是小凌一把拉开了车门,收拾好她随身带着的包,把她连拖带拉的带了出来。

秦暖阳被午夜的冷风一吹,这才清醒,弯了弯唇角笑得很是抱歉,“不好意思。”

唐泽宸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眸子里的清辉就像是天际的星辰,清亮又疏离。

小凌替她又道了一次歉,车里的男人这才慢悠悠地开口道:“无碍。”

秦暖阳被小凌拉走之前,还看了一眼车屁股上的车牌,A市的,单从车牌来看就能知道车主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那个男人也的确是……不简单的人物。

经过这么一闹,秦暖阳的瞌睡虫也跑得差不多了,她嫌车里闷,开窗透了一会气,就差长吁短叹了。这回是把脸都丢回A市了。

“暖阳,到了。”

她回过神,跟着下了车。

到酒店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大堂经理已经等在接待处了,小凌去接待处办理她就寻了不远处的沙发坐下。没多久,就看见对面的电梯里出来一个主管模样的人。

她转头看过去,酒店门口的自动门打开,唐泽宸右手搭着脱下来的西装,缓步走了进来。那个主管急匆匆的踩着高跟鞋过去,大概就是因为他。

她拉低了帽檐,一边感叹到哪都能遇到,一边转身窝回她的沙发里。

小凌办好了入住手续,把房卡递给她的时候还八卦的说道:“刚才那位先生好像就住在你隔壁。”

“哪位?”话一出口又觉得自己问得有些多余了,刚才那位先生,除了她上错车碰见的那个人还能有谁。

小凌没察觉她脸上神色有些怪异,还有些兴奋的跟她说,“那个人叫唐泽宸,是做高端奢侈品,我跟你说啊……”

后面的那些话她再也没听进去,她虽然鲜少关心这些,唐泽宸的名字却是响当当得让她想忽略都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