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事情闹成这样,暂时是不能回家了,公寓下面肯定也有人守着,秦暖阳发现自己竟然一时间无处可去了。

唐泽宸看了她一眼,见她垂着头沉思,一双眸子闪了闪,说道:“去我那吧。”

秦暖阳犹豫了一下,这时候米雅的电话正好打进来,她看了眼专心开车的唐泽宸,顺手接起,“米雅?”

米雅的声音有些哑,确认了她现在的处境很安全,顿了顿便说道:“你最近就住在唐先生那里吧,这几天你暂时都不要出门了。所有的通告我都会暂时帮你推后,你先避避风头。”

秦暖阳顿时哑口无言,她小心翼翼地看了眼唐泽宸,见他并没有留意这边,压低了声音问她,“有那么严重?”

米雅倒抽了一口凉气,然后就爆发了,“我早跟你说了你有事最不能瞒的就是我,早上问你谈恋爱了没有你还打死不承认,现在你金屋藏娇的人曝光了,你考虑过我的处境吗?”

秦暖阳一脸尴尬地对上唐泽宸看过来的眼神,心虚地抱着手机又往窗口挪了下,“米雅,说重点。”

“重点?重点就是秦暖阳小姐,你在公关没有处理好这件事之前都不准出门。”吼完这句,她这才解气,缓了语气轻声道:“就当放几天假。”

秦暖阳还来不及说话,那边就已经干脆利落地挂了电话。

她瞪着手机,恨不得瞪出一个洞来,胆儿越来越肥了啊,敢挂她电话……

车里很安静,唐泽宸的听力也不差劲,所以他基本上毫不费力地就听见了那几句话,此刻挑了挑眉,一脸兴味地看着她,“金屋藏娇?”

秦暖阳尴尬地笑了笑,“你不要听米雅瞎说。”

唐泽宸透过后视镜看了眼路况,打了转向灯,转进小区里,“这里环境还可以,你暂住一下应该也能习惯。”

秦暖阳原本还愁怎么开口跟他说,现在看来他已经完全替她做了决定。

唐泽宸把车停在了地下车场,特意带她走上面绕了过去。

小区是近年刚开发的,环境清幽,一条清澈的小溪蜿蜒流过,顺着这条小溪往前过两栋楼就是他住的地方。

好在此刻路上都没有多少人,不然她这一身还来不及换的古装要多奇怪有多奇怪。

他住在十二楼,开门之后侧过身让她先进去,鞋柜上放着的是清一色的男鞋,她打开柜子看了眼,转头问他,“有女式的拖鞋吗?”

他刚关上门,就在她的身边蹲下,从鞋柜里拿出一双崭新的男款拖鞋放在她的面前,“先将就一下,我现在就去超市。”

秦暖阳点点头,换上那双拖鞋走进客厅里。

唐泽宸给她泡了一壶茶,顺便又开了电视,交代了一下就又出去了。

她此刻神经突然松懈下来,听着电视里那轻轻柔柔的女声,靠在沙发上微微闭了眼。原本是想就眯一会的,可脑子越来越沉。

期间她还听见开门关门的声音,眼皮抖了抖挣扎着想醒来,可眼皮上似乎是被一层温柔得像光一样的东西缓缓的覆住,耳边还有一个听不真切的声音轻轻地跟她说,“好好睡一会。”她就真的沉沉得睡过去了。

唐泽宸的手掌轻轻地盖在她的眼睛上,见她的呼吸又安稳平和起来这才缓缓拿开。

秦暖阳的五官很精致,扑着一层淡妆更是凸显了她的灵动俏丽。此刻安安静静得睡着了,那双如水一般灵透的双眸闭上了,整个人显得越发温婉。

这一身水粉的古装,这一头如墨的长发,衬得她如画中走出来的人一般,眉目如画,顾盼生辉。

唐泽宸突然想起自己第一次看见她时的样子,那时候的秦暖阳大概只有20岁,头发还没有如今这么长,随手扎了一个马尾,又青春又明艳。

方子睿特意带他绕到了礼堂的侧门,指着台上那个正在演讲的女孩子说:“看见那个中国女孩了没有?你知道她的外号是什么吗?”

唐泽宸淡淡地笑了笑,并不怎么感兴趣。

方子睿笑着告诉他,“第二个唐泽宸。”

他抿着唇笑了笑,却不置可否。

他怎么也想不到机缘巧合地回来一趟,却遇上了第二个他。他就站在偏门那里听她自信满满的演讲,她的论点和论题都不错,一口流利的英文,再配上那明艳动人的笑容,她只是站在那里,却足以吸引人趋之若鹜。

他站了片刻,正打算走,却听见她顿了顿,用一种很认真很坚定的语气说:“以上的观点,只为了致敬唐泽宸。他多年以前是这个学校里的传奇,那多年以后我来续写。”

唐泽宸有瞬间的失神,隔着那么多的人,远远地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开。

那时候他也是觉得这个女孩子眉目如画,顾盼生辉。她站在那里,只用了六分钟的时间,就让他记住了她两年,甚至更久。

秦暖阳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天边只卷着一抹暗金色的残云,映得整片天空似火在烧。

她撑着身子坐起来,一时还有些没反应过来自己在哪里,直到看见唐泽宸从书房里走出来这才缓缓的回忆起来。

唐泽宸端着杯子出来倒水,看见她醒了步子顿了一下,“先去洗把脸吧,干净的毛巾都准备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