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音乐已经换了一首,只有轻柔的伴奏和很低的原唱,她在这满室的寂静里很是从容地推了推米雅的手,“你的歌。”

米雅这才回过神来,手忙脚乱地接过话筒,跟着歌词念了几句,刚合上一个拍子。许雅淑借着自己离点歌台近,直接按了静音,颇有些咄咄逼人道:“暖阳你满足一下我们的好奇心啊,唐泽宸这样的人物怎么也不叫来陪我们喝上几杯?”

秦暖阳本就心情不好又堵得慌,当下就怒了,一双眸子里似是点了一簇火,亮得惊人。“让唐泽宸陪酒?你得先考虑考虑你有没有这个面子。就算你有这个面子,你有这个胆子吗?”

这还是秦暖阳第一次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直接和许雅淑杠上,却还不是为了自己。

许雅淑也是没有料到她敢这么呛她,一时之间竟然没能回的上话,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难看至极。

米雅深怕事情再闹大,秦暖阳现在就已经浑身是话题了,这一波还没彻底平息实在经不起波澜,干脆拉着她告辞。

都走到门边了,秦暖阳却回过头来,一字一句,极为认真地对许雅淑说:“唐泽宸跟你我都不是一路人,以后别随意开他的玩笑,连名字都不要轻易提起。”

说完这句,她连客套地说声“抱歉,我打扰你们的雅兴了”都懒得,带上墨镜跟着米雅回房间了。

米雅送她回了房间,门一关上就开始训话,说了半天一看她,她却盯着桌上的玻璃杯出神,气得她差点没吐血。

“怎么接了一个电话回来就魂不守舍的,又是许正阳那小子?”

秦暖阳摇摇头,抬手捏了捏眉心,“我没事,我想先休息了,有事我会叫你的。”

米雅原本到了嘴边的训斥立刻被堵了回来,看她的确是一副累极的样子,也不忍心再说她,关上门就离开了。

秦暖阳一整晚都没睡踏实,早上起来的时候脸色都有些不好看,想着等会还要下去面对那如狼似虎的许雅淑,赖在床上不肯起来。

最后还是米雅直接带着化妆师上了楼来,给她遮了遮脸色这才和她一起出门。

保姆车已经停在酒店门口了,她刚下了电梯就看见李翰正在大厅里和粉丝合影,见她过来直接招了招手,“怎么才下来,等你好久了。”

秦暖阳有些不明所以,“等我?”

话一出口,察觉他身边围着的那些小粉丝抬眼看过来,有些不自然地压低了帽檐,“有话上车说吧,我在车上等你。”

李翰没过一会就跟了上来,秦暖阳正拿着保温杯喝刚热好的牛奶,看了他一眼神色淡淡的,“有事找我?”

他“嗯”了一声,在隔了一条走道的座位上坐了下来,“我一个朋友他签的艺人合约到期了没法续签,我想了想就你合适,看你有没有时间,帮一下忙。”

说完,他又补充了一句,“哦,是化妆品的广告。”

秦暖阳顿了顿,似乎是思忖了一下,示意米雅查一下她最近的通告,这才不疾不徐地问道:“为什么是我?”

李翰勾着唇角笑了起来,“你怎么不先问问是哪家化妆品?”

秦暖阳把最后一口牛奶喝光,拿纸巾擦了擦嘴,“依你的人脉怎么着都是大制作,所以不管哪家都很划算,说起来还算是你卖我人情。”

李翰笑了笑,有些无奈,“女人太聪明了一点都不可爱,不过我的第一人选可不是你,联系了好几个都是签了长期约的,档次低的我朋友又看不上,就你最合适了。”

“按远近亲疏,怎么也得先排许雅淑吧?”她本是随口一问,也没想他能回答。

他思忖了片刻,很认真地告诉她,“我喜欢聪明的女人但不喜欢有心机的。而且我哥……”他顿了顿,“玩玩而已。”

秦暖阳正翻折起袖口,闻言就是一顿,几不可查地皱了皱眉头,但最后却是什么也没说出口。

米雅从李翰那里要来了联系方式,直接和对方公司联系。

这种事一直都是米雅出面谈的,她从来不关心。有通告她就去上,没有就回家睡大觉,但这次却格外留心,让米雅去查查是不是真的一时签不到人,又叮嘱说,“降酬劳。”

米雅不敢置信地看了她一眼,“干嘛要降酬劳!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贱卖争取的。”

秦暖阳没好气地瞪着她,也懒得解释自己这是想跟李翰划清界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