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晚上的时候,约了秦昭阳在TC会馆小聚。www.pinwenba.com

半个月的时间不见,秦昭阳身上那股子劲头反而缓缓沉淀了下来,越发显得沉稳内敛。

他刚从饭局过来,身上还带着清冽的烟味。

唐泽宸倒是有好久没抽烟了,此刻闻到烟味不由也皱了皱眉眉头,“抽烟了?”

秦暖阳刚脱下西装外套,闻言,微眯了眯眼看向他,唇角一勾,笑得意味不明,“你过来闻闻我抽没抽?”

唐泽宸也是一笑,拿起被他放在桌上的手机开始登陆微博,“苏晓晨刚还跟我微博私信来着,我找她聊聊。”

秦昭阳脸色顿时黑了,“还能不能一起吃饭了?”

唐泽宸抬眼睨了他一眼,这才抬起食指指了一下对面的椅子,问道:“先签合同还是先吃饭?”

“先签合同。”他挽着袖口坐下来,手指搭在桌角,双眸一眯,顿时笑了起来,“不如先吃饭?合同我不急。”

唐泽宸看都没看他一眼,侧身把放在一边的合同扔到了他的面前,“签字。”

秦昭阳拿过合同翻了翻,一目十行地看过去,当扫到右下角签名处,看见上面笔锋苍劲,字体工整的“唐泽宸”三个字时,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终是没再拿乔,执笔签了名字,各执一份收好。

点了菜,秦昭阳这才问道:“暖阳在那边怎么样?”

唐泽宸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唇边漾开一抹似笑非笑来,“挺好。”

“嗯。”秦昭阳这才垂下眼,“唐三爷呢,见过了?”

“见过了,现在是我们踩着他的尾巴看他跟跳梁小丑一样垂死挣扎,手里的证据握得多不多?”

“足够了。”他慵懒的往后一靠,手指搭在扶手上,隔着一张桌子看着面前面目俊朗,姿态闲适的唐泽宸,突然感叹道:“我知道爸爸为什么不喜欢你了……”

“嗯?”他扬长尾音轻应了一声,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连这种死局都能轻而易举地解开,还留有后招,的确是不好对付的人。我要是正面遇上你,讨不了好处。”

这个男人的能力的确不容置疑,心思又深沉,但就这一场,唐三爷布了整整一年的局面,他只用一个月就能全局翻盘,还留有后招。

起先,秦昭阳只是觉得唐泽宸太深不可测,加上家世背景实在不好掌握,又偏偏对秦暖阳动了心思,便怎么都看他不顺眼。

但真的一步步接触下来,才能感觉到这个男人的个人魅力。

“还是你聪明。”他突然笑了起来,唇角微弯,笑容温润,眼神明亮:“你知道化敌为友,把我变成了永远的,你那方的人。”

秦昭阳:“……”刚才说过的话还是收回来好了。

吃过饭,两个人一同下楼,秦昭阳走到了门口,这才不经意地说起:“我爸妈也是一个月后回来,大概还要比暖阳早一点。”

唐泽宸的步子一顿,面上掠过一抹思索之意,随即很快就压下,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这战线要赶紧拉起来了,起码要在未来丈母娘和岳父回A市之前,把A市都收拾干净了才行。

接下来的一个月内,整个A市的金融行业似乎都在一步步地被一股暗势力洗牌。

收购,合并,融资,合作。

只不过在高强度的舆论压力下,星光公司的实力却在稳健上升。

是在半个月前启动新企划案的时候,才用官博发了唯一一个有关暖阳的消息

星光娱乐公司:公司将暂停旗下艺人秦暖阳的所有通告。

看不出立场,看不出态度,只是陈述秦暖阳会被暂停所有通告这件事而已。

而这条微博之后,星光娱乐公司似乎是彻底放弃了秦暖阳,就算微博还在转发有关盛世京华以及夜长安的微博消息时,会艾特沈默哲,却再也不会艾特秦暖阳。

至于秦暖阳,经纪人米雅的微博也不再更新,时间永远就停留在了一个月前一般,再无回音。就连苏晓晨的微博,也从每天三四则微博锐减到每天一条,也十分默契地再不提及秦暖阳的名字。

哪怕微博的评论区整片整片地刷着秦暖阳的名字,她都视若无睹,只更新自己的漫画内容,不与任何人互动。

秦暖阳的死忠粉依然还在坚持着,微博上始终能看见置顶在第一的女神,你快回来的微博热门话题。但自始至终,都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直到……

12月25日圣诞节。

唐泽宸已经连续在公司加班了好几天,但就是在这样的高强度工作之下,他的神色也未有一分疲惫,反而神采奕奕。

李牧推门进来,眉头微微皱着,刚走到桌前要汇报,唐泽宸的私人手机却响了起来。

他低头看了眼,看见上面的来电显示时,眉头一松,神色更是轻松了几分,先制止了李牧,抬手接起电话。

那端是个年轻的声音,还带着刚下飞机有些缓不过劲来的冷意,“我办好了。”

“嗯。”他应了一声,眼底尽是笑意,难得出声夸了一句:“干得漂亮。”

那端的年轻声音也轻笑了起来,语气诚恳,“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

唐泽宸手指搭在桌面上轻轻地敲了敲,神色愉悦,微一转身,就看见久没有阳光的A市,云层尽散,一道暖光从天空破空而来,给还沉浸在清晨慵懒中刚清醒过来的A市镀上了一层金光。

他的心头也漾起一股暖意,想着昨晚她还捧着手机软软地说:“我今天就杀青了啊,今天正好是美国人的大节日,我要和杰森,约翰一起过了,你吃不吃醋啊?”

他抬腕看了眼时间,微抿了一下唇,这才说道:“那就按照之前的计划行动,你回去收拾一下就到电视台来我们在那里见面。”

听到那边清脆的应答声,他这才挂断电话,眼里的光线忽然明亮,这才看向还杵在那里看着他发呆的李牧:“你刚要说什么?”

李牧这才回过神来,汇报道:“择城集团的股份被三爷买走了8,分公司的股票价被抬升,三爷的人却不知道在哪里。”

唐泽宸眼底的嘲讽一闪而过,拿过他手里的文件扫了眼,再开口时,声音里的杀伐果断如同出鞘的利剑,锋芒毕露:“我们可以行动了。”

她,要回来了。

A市的寒冬已经来临,这久违的阳光虽然温暖,却也带着一丝凉寒,冰彻入骨。

一辆低调内敛的黑色轿车缓缓停在电视台前,司机快步下了车,替后座的人拉开车门。

唐泽宸从温暖的车内出来,看着眼前这座高高的建筑物,心情极好地勾了勾唇角。

门口一个少年正坐在台阶上,脚边摆着一个双肩书包,手里正翻着一本书,微微低头的样子,认真又专注。

那双露在外面的手已经冻得有些红了,他却不自知一般,就这么闲适地坐在那里,手上的书页却是半天没翻一下。

直到他的视线里出现了一双男人的鞋子,他这才眨了一下眼睛,顺着往上看去。

唐泽宸就站在他的面前,微垂了眸子睨着他,只眼底一丝光亮明媚,略带暖意。他任由许正阳把他从头扫到尾,这才低着头看他,“坐这里干嘛,起来。”

许正阳这才收拾了一下东西站起身来,把书塞回书包里,单肩背着,随他往电视台里走去。

走到录影棚的门口时,就有人迎了出来,几番寒暄,这才在唐泽宸的介绍下看向一旁面容俊秀的年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