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电视直播的效果无疑是巨大的,就如同一块巨石猛然投进已经快要平静的湖面,激起巨大的浪花,泛起层层涟漪。www.pinwenba.com

唐泽宸走出摄影棚后,这才缓了脚步看向身旁的许正阳,说道:“今晚跟我回去吃饭,正新一个月没见你了。”

许正阳点点头,抬手揉了一下眼眶,眼睛微微有些泛红,“你要和暖阳结婚吗?”

唐泽宸的步子一顿,再看向他时,略带了一丝审思,“你有什么更好的建议?”

“我以前一直觉得她这样荣宠一生的人,看着对谁都很好,其实性子最为淡薄。但现在发现,是我以偏概全了,她是个很好很好的人。几乎符合了男人对另一半的所有期望,遥不可及。”话落,他侧目看了他一眼,微微笑了笑。

唐泽宸挑了挑眉,似笑非笑地睨了他一眼,说道:“所以她这辈子,只能跟我在一起了。”

电视台的门口挤满了闻风而来的记者,看见两个人从楼上下来,立刻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在保安的拦截下依然奋不顾身地想要突破防线往里冲去。

唐泽宸却没有应付他们的意思,不然也不会选择电视节目直播,而不是召开记者会。

而同一时间,星光娱乐公司也发布了新闻通稿。

星光娱乐公司:秦暖阳已结束末世拍摄,将于12月27日回国。通告第一站:1月1日盛典电影节。

一个月前她只能悄悄出国,断绝和国内的联系,但一个月后,她在众人期待之下,华丽回归!

新闻通稿发布过后,公关部更是直接把早已经准备好的公关发言递给了微博里的营销账号,帮秦暖阳这次的回归助势。

唐泽宸手里一直压着的代言广告更是在今天上线,轮番轰炸。

以至于秦暖阳人还在国外一无所知,国内却已经翻了天一般,热闹非凡。

秦墨和程安安刚到市区,堵车时一抬眼便看见广场的巨幕显示屏正在滚动播放秦暖阳的新闻消息。

程安安如若无骨一般软在秦墨的怀里,手指缠绕着他的有一搭没一搭的捏着完,静静地看完新闻,这才勾唇一笑,手指抵在秦墨的胸口微微戳了一下,“倒没看出来,这两个小子玩这手,置之死地而后生这招用得可真好。”

秦墨收回视线,抬手握住她不老实的手指在掌心里轻轻摩挲着,良久才说道:“出气这件事他们就能办好,但还有一件事,非要你出场才可以。”

“你一直不闻不问,昭阳还真以为你不打算插手了,原来你也藏着后招。”她双眸微微一眯,慵懒地如同一只猫,眼尾微扬。

秦墨低头看了她一眼,这才缓缓地回答:“如果出了点事连人都护不住,那有何用?他们都足以承担起一个家庭了,我再护着暖阳,也终是要放手。我剩下的生命全部是你的,而他们才是要继续搀扶走下去的……”

顿了顿,他的声音又柔软了许多,“安安,等他们安定下来,你随我离开吧。走以前走过的路,走遍了就回来,只有我们两个人,好不好?”

程安安抬眼看向他,笑了笑,反握住他的手,“好,你说什么都好。”

秦暖阳杀青的那一天正好是圣诞节,就留在剧组通宵一夜,26号就窝在酒店的房间里狠狠地补了一觉,再醒来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

米雅自打唐泽宸走了之后,就搬过来和她一个房间,她醒过来的时候,她正坐在床头笑得阳光灿烂,见她醒过来,赶紧把平板往她手里一塞,“赶紧看,我给你叫吃的去。要让唐先生知道我伺候不周,回头该扣我大红包了。”

秦暖阳刚睡醒还有些迷糊,被她硬塞了一个平板就拥着被子坐起来,这才看见米雅是在看视频。她点了一下屏幕,开始播放。

正好是唐泽宸说话的那一幕,她微微一愣,立刻清醒了几分。

米雅回来的时候就看见秦暖阳双腿盘膝坐在床中央,乌黑的长发披散在身后,衬得一张脸格外娇小精致。然而此时,她的眼眶微红,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看得她心肝一颤,手脚都发软了……

“你别哭啊,等会唐先生就打电话过来了。”会扣年终红包的啊,小祖宗。

也不知道是那句话戳中了她的泪点,秦暖阳抬手捂住脸,眼泪顺着就落了下来。因为压抑着,那细细小小的啜泣声便显得格外可怜。

米雅这会就不关心红包了,心都被她哭软了,赶紧坐上前拍拍她的肩膀,又摸摸她的头,却不知从何安慰起,只能拣着自己想到的说:“别哭了啊,这事都解决了,这翻身仗打得漂亮极了,基金会绝对能提前准备了……怎么还哭呢,唐先生……”

话音未落,就传来规律的敲门声。

米雅探头看了眼,轻轻拍了她一下,“行了,别哭了,晚饭也该到了,我去开门。”

说话间,几句走了过去,笑盈盈地打开门,正想跟服务员说声谢谢,抬头看见门口站着的人时,生生吓了一跳,说话都不利索了:“唐……唐,唐先生?”

唐泽宸侧目看了她一眼,问道:“暖阳呢?在里面?”

米雅更结巴了,“在,在在在里面……”

唐泽宸睨了她一眼,这才抬步走进去,米雅刚准备跟上,后领就被人拽住,一把提拉开,她这才发现后面跟着李牧正阴森森地看着她,“出来,吃饭去。”

米雅的目光在唐BOSS的背影和自家男朋友的脸上来回扫了眼,智商终于上线了,赶紧手忙脚乱地和人一起蹿了出去。

秦暖阳还捂着脸在哭呢,听见脚步声只以为是米雅回来了,等床边一处柔软下陷,她才一手捂脸一手去够床边的纸巾盒。

手刚伸出去,就被温热的手指握住了手指纳在了掌心里。

她一愣,手一松开,透过眼里的水雾看出去,看见原本应该在A市坐镇的男人此刻出现在这里时,顿时愣住了,“你……你怎么过来了?”

唐泽宸没回答她的话,反而眉头一皱,抬手轻握住她的下巴仔细地看了眼,沉声问她:“怎么哭了?”

秦暖阳这才觉得有几分尴尬,胡乱地抹了一把脸,往他身边挪了挪,抬手环住他的腰,紧紧地抱住他:“我没事,你怎么来了啊,我明天就回去了。”

“想你了。”他抬手落在她柔软的长发上,轻轻的摸了摸,缓缓收紧手回抱住她。

秦暖阳闻着他身上熟悉的淡香,刚才看完视频的酸涩终于被压制了下去,可又有了一丝说不上来的委屈和柔软,就这么腻在他的怀里,手指在他身后相扣,一点点收紧。

唐泽宸也不说话,就有一下没一下地梳理着她的头发,指尖触手可及的柔滑让他的心也在和她的拥抱中,一点点温软下去。

良久,她才松开他,眼眶还红着,唇色嫣红,鲜艳欲滴,“我也想你了。”

唐泽宸难得见到她哭成这样小花猫的德行,满心满眼都觉得可爱,但又觉得这可怜兮兮的样子看就了心都泡软了,这才抽了纸巾一点点替她擦着,神情专注又认真。

“我都看见新闻了,A市都解决干净了?”

“嗯,所以来接你回去。”他又细细地递她擦了手,见她头发还有些乱糟糟的,眉头微微皱起,问道:“昨晚几点睡的?”

“不知道,就知道现在刚起来。”她弯着唇讨好一般对他笑了笑,又扑上去环住他,屈膝半跪在他的腿上撒娇,“我还没洗脸呢,拖鞋不见了,你抱我去浴室。”

唐泽宸看了眼他脚边的拖鞋,微微抿了一下唇,干脆把鞋子往床底一踢,就这么抱起她往浴室走。

秦暖阳双腿环在他的腰上,后背被他揽着,就这么看了他一眼,低头在他的唇上亲了一下,“香一个。”

唐泽宸脚步一顿,眸色渐深,很上道地问道:“我刚下飞机,浑身不舒服,要不要一起洗个澡?”

秦暖阳一愣,还没想好怎么回答,唐泽宸已经把她三秒的迟钝归结于默认,直接抱着人洗了一回鸳鸯浴。

等再被唐泽宸抱出来的时候,秦暖阳面色发红,浑身都软了一般,就窝在他怀里不动弹:“你怎么那么坏……”

唐泽宸吃饱喝足之后心情格外愉悦,把她放在了床上时,轻咬了一下她的耳朵,这才缓缓说道:“精神这么好,要不要再来一次?”

秦暖阳赶紧摇头,摸着肚子可怜兮兮地看着他:“我一天没吃饭了。”

唐泽宸睨她一眼,这才放过她。

话说起来,原本米雅是叫了客房服务的……但临走到前台,又很上道的取消了。李牧看她做完这些,还有些疑惑:“你不怕饿着暖阳,老板扣你红包?”

米雅斜眼看过去,恨铁不成钢:“我要不取消才是办事不利!”

李牧愣了一下,良久才回过味来……这难道就是他红包不够多的原因?

12月27日。

昨晚星光公司的官博公布了暖阳抵达A市的时间,加上粉丝团高层组织了粉丝一起去接机,从中午开始,机场的接机口处就已经围满了人。

秦暖阳出来时,一眼就看见了这一处的人山人海,难得有一次有些紧张起来。

唐泽宸低头看了她一眼,唇角扬起抹似笑非笑来,只相握的手微微用力,更牢地握紧了她。

秦暖阳抬头看他一眼,透过漆黑的墨镜他的轮廓似乎也深邃了一些,线条紧绷,侧脸清俊。

她一下子就稳住了心,深呼吸了一口气,扬起一抹笑来,和他一起步入人群。

她和唐泽宸本就外形抢眼,加上时间到了,粉丝和记者都翘首以盼,一看见两个人正牵手走来,一瞬间气氛就爆发到了顶点。

耳边的嘈杂声立刻被尖叫取代,有叫秦暖阳的,也有叫唐泽宸的。

等走近了,唐泽宸微微顿了一下,直接改牵手为拥着她的肩膀,几乎半抱着她在怀里,从粉丝之间走过。

米雅挽袖子凶神恶煞地替暖阳挡开另一边汹涌而至的人群,便费力地说道:“抱歉,暖阳暂时不回答各位的任何问题。”

话音一落,那闪光灯却亮起的越发频繁,甚至有一个记者从重重包围里闯了出来,直接扑了过来。

唐泽宸眼疾手快,步子一顿,把暖阳搂进怀里,微微侧过身子避开。

那记者似乎是有些尴尬,弯腰跟她道歉,“对不起对不起,人太多把我挤出来了,我没有恶意的。”

秦暖阳这才抬手拍了拍唐泽宸的手臂,站直了身体,对着他笑了笑,“没关系,我现在不方便回答各位的问题。晚上我在微博有个访谈,有相关的问题我都会一一回答的。”

她态度良好,不骄不躁,脸上更是带了和善的笑意,说话声音软软的,让那群记者怎么也拒绝不了,都很自觉地纷纷让了开来。

秦暖阳颔首,唇边噙着笑,一转身又对着自己的粉丝致意:“谢谢你们的关心也谢谢你们一如既往的支持,你们是我人生的另一笔财富。”

说完这些,她才不紧不慢地牵回唐泽宸的手,再开口时,语气略带了一丝调侃之意:“你们太热情了,他简直如临大敌。”

直到大家一路把她送了出去,看着她上了保姆车,人群依然还未散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