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番外一沈默哲叶长安

叶长安愣了一下,才回答:“因为故事在这里结束了,如果长安不死,又是风起云涌。”

她抿了抿唇,继续补充:“长安这样聪慧的女子,当是知道这样的结局是最好的。太过喜欢了,所以甘愿牺牲自己,也不愿看他今后杀伐果断,离本心越来越远……长安有私心的,想做那唯一一个。”

沈默哲静静地阅过那些铅字,听到最后那一句的时候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为什么叫长安?”

长安两个字,他特意放缓了声音,清晰地咬字让她微微出神。片刻之后,才反应过来,解释道:“……因为懒得想名字。”

他轻笑出声,想了很多种答案,也是没想到会是这个。

他一笑,五官便暖化开来,剑眉星目也柔和了不少,眼底那零星的笑意更是看得她心口一跳,呼吸都有些紧促起来。

夏日一缕风袭来,吹得竹楼屋檐上那一排木板轻轻作响。

她专注地看了眼笑声清朗,眉目柔和的男人,心底一软,就像是行走在沙漠中,突然流入了一股清泉,及时的甘甜。

晚上有夜戏,她吃过饭之后,就跟着小颜一起去剧组。

B市的夏夜比起白日凉爽许多,高宅大院里,灯火通明,她就站在导演后方,偶尔看看监视器,偶尔看看被灯光师等包围的沈默哲和秦暖阳,唇边一丝暖暖的笑意。

小颜轻声问她:“满意不?”

她点点头,“整个剧组都很棒。”

小颜翻了个白眼,“我是问你下午见到沈默哲,你们交谈的还满意不?”

叶长安愣了一下,微微抿了下唇,轻掐了她一下:“要你多嘴。”

小颜“嘿嘿”笑了几声,“你喜欢了他那么多年,今天终于如愿以偿的和他坐在一起说话谈心聊人生理想什么的,怎么感谢我啊?”

导演正好叫沈默哲来讲戏,“默哲”两个字发音清晰,声音清亮,一时盖过片场的嘈杂声。

叶长安循声看过去,沈默哲正低头和秦暖阳说着话,不知道说了什么,秦暖阳一双眼睛都在发亮,就这么抬头看着他。

听见导演的声音,秦暖阳这才偏过头去,视线正好撞上叶长安的,微微一愣,随即扯了扯沈默哲的袖口,“我听米雅说原作者也在片场,是其中一个编剧?是不是那个一直在看你的?”

沈默哲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叶长安就站在不远处,对着他低眉浅笑。

这个笑容温婉又纯净,入目之间就如同一弯新月,月光清冷,却让人眼前一亮。

“就是她。”他回过头,指了指导演那里,“导演在叫了,我们先过去。”

秦暖阳又往那里扫了几眼,语气里还有些好奇:“长得挺漂亮的,走到幕前来也没问题啊。”

沈默哲似乎是顿了一下,想起下午和她说话时,心里便有一种自己也答不上来的直觉,觉得她这样的人,不会喜欢走到幕前。

叶长安提前离开了片场,和小颜在影视城里转悠了半圈,拎了一袋子吃的回酒店。

小颜到门口的时候接了一个经纪人的电话,把手里的东西往她手里一塞后,立刻就撒丫子跑远了。

叶长安拎着一袋子的烧烤,顿时格外忧愁……这全部包了明天脸能肿一圈吧?

她边吃边推开安全门爬楼梯,等爬到4楼半听见一个低沉又熟悉的男声时,微微一愣,抬起头看过去,正好对上沈默哲幽深的双眸。

她一愣,嘴里咬着的肉也忘记咽了,就这么看了他一会,良久才看见他微微侧着身子是在打电话,这才神情自若地继续往上走。

等她慢吞吞走到五楼的时候,他也已经挂了电话,扫了眼她手里拿着的东西,眼底一闪而过一抹笑意:“出去打牙祭了?”

叶长安略有些尴尬,随即把袋子往他面前一递,开始安利:“我看你晚饭没吃多少,要不要来点?这是影视城西街那家的,撒了孜然很好吃的……忘了你不吃辣了,吃串鸡肉吧,我没撒……”

话还没说完,就在意识到他越来越热的眼神后,戛然而止,默默地缩回手来:“你大概不喜欢……”

而且听小颜说,他自我管理很严格,大抵是不爱吃烧烤的。

她的手刚往回缩了,他就已经伸手接了过来,语气里带着一丝笑,很自然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晚饭没吃多少?”

“啊?”叶长安傻眼了,她什么时候说了吗?说了?居然说了?

难得见她呆萌得不能反应的样子,他唇边笑意更浓,怕她太尴尬,很体贴地转了话题:“怎么走楼梯上来的?”

“我一个人不敢坐电梯。”她舔了舔唇角,看着他吃着烧烤也优雅的吃相,微微有些口干舌燥。“你怎么在这里打电话……”

“刚从暖阳房间出来,紧急电话,就在这里接了。”他勾着舌头舔了一下嘴唇,原本颜色还偏淡的唇立刻一片嫣红,平添了几分妖娆。

叶长安心里惊艳的同时,也蓦然生出一丝苦涩来。

沈默哲见她微垂了眼睫不说话,略微一顿,才解释道:“不止我,还有她男朋友,和助理,有公事要谈。”

叶长安一愣,嘴比心更快地说了出来:“……呃,不用跟我解释,我不会到处乱说的。”

沈默哲已经慢条斯理地解决了一串,默默地看向她手里拿着的烧烤,暗示了一眼,等她递过去立刻理所当然地接了过来,语气平淡:“要的,暖阳是洁身自好的女孩子,我不希望有人误会她。”

说完,又补充了一句:“最重要的是我的清白。”

叶长安……彻底愣住了。

沈默哲又吃了她两串烧烤,这才先拉开门和她一起走进酒店的走廊,“明天有没有空?”

“有。”条件反射的回答。

他略思忖了一下,说道:“吃了你的烧烤,明天晚上我请你吃饭。”

叶长安正在犹豫是要矜持点说不用客气呢,还是果断答应下来说好的时候,他已经替她做了决定:“就这么定了,想吃什么先想好,不然就我拿主意了。”

“谢谢你。”她握着门卡的手微微收紧,措辞了半天,也只苍白地挤出这三个字来。

“不用客气。”他缓缓笑了笑,一张脸在灯光下显得格外精致清隽。

沈默哲如今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当红男星,几乎所有小说改编的电视剧或者电影他的票选数永远一马当先。Hold住古装美男子,也hold住霸气总裁……

再加上年龄正好,正有男人身上经过沉淀的温文尔雅,以及时光积累下的人生阅历,平添男性魅力。

最重要的就是长得好……靠着一张脸,就已经能在娱乐圈里横着走了,难得他的性子还是温润如玉,不端一点架子。

见她出神,他微抿了一下唇,才说道:“我很喜欢夜长安的故事,很多年没有这么如鱼得水了。”

叶长安回过神来,脸色微微有些发烫,又说了声“谢谢”,说完抬起头来看他,就见他眼神清润,竟带了一丝能看穿人心的透亮。

那句“其实是为你量身定做”的话就怎么也说不出来了……

要怎么告诉他,自己喜欢了他很多很多年,就连夜长安这第一部她写的小说,男主都是以他曾经出演的那个古装男主为原型写的?

她不能。

她可以和粉丝一样崇拜他喜欢他,哪怕失去理智。但此刻对着这样透彻的他,依然还是开不了口。

不害怕别的,只是觉得那么多年深入骨髓的喜欢,根本不能用“沈默哲,我喜欢你”这一句来轻易表达。

你可知道,你让太多人轻易的一下子喜欢上你。却如同水中月镜中影,永远只孤高地立在那里,却分毫近不了身。

叶长安也未曾想过,自己会喜欢一个和自己不同世界里的人,还认真的喜欢了那么久,久到她都觉得可以地老天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