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秦暖阳那公开的热烈表白,给她万众瞩目的回归又加了辉煌一笔。www.pinwenba.com

网上开始津津乐道小两口这段时间以来公然秀恩爱的片段,零零总总加起来还弄成了一个长微博。

秦暖阳被苏晓晨艾特到的时候正坐在沙发上看电影,互粉好友的艾特和评论都有声效提示,她按了暂停,切换到微博网页看过去。

要和大阳阳订婚的小小苏:你们也太含蓄了,这种拉仇恨的东西肯定要秦暖阳唐泽宸本人啊!不用感谢我,请叫我雷锋晨!

而下面的原博内容,就是一条图文并茂的长微博。

秦暖阳唇一弯,点开一看。

第一幅图是秒删的她的微博,下面有个配图就是她第一次误发了唐泽宸给她带项链的合照。

第二幅图是她公开恋情的微博……

点点滴滴的,竟然还有不少。

其中一条,倒是让她微微一愣,她留意了一下下方的时间,再看这条她从来没看见过的微博,出了会神。

唐泽宸:我一生平稳顺遂,年少得志,觉得人生不过如此,漫漫无期,但遇到暖阳才觉得红尘可恋。人生始终:年少定性,青年知事,成年选梦,佳期遇人,携人白首,择城终老。情不知其始,一往而深。而如今,北方有佳人,一顾倾我宸。

这条微博的发表时间是在凌晨,就在她录制了综艺节目的那晚……呃,也是被唐泽宸吃掉的凌晨。

但后来就直接删掉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被他删掉的,她始终没有看见过。这会从长微博里看见,心思可真是微妙,暖得都要满溢出来一般,满心都是欢喜。

还有什么比我喜欢你,而你恰好也喜欢我,在我们年华正好的时光里相爱这种事情更浪漫?

同一时间的择城集团顶层办公室。

唐泽宸和李牧说话的声音就因为手机传来的提示声微微一顿,他拿起手边的手机看了眼,抬起头扫了眼非常好奇的李牧,手一收,抬手一挥:“你可以出去了。”

李牧立刻转身退了下去。

唐泽宸这才慢条斯理地关掉工作文件,上了微博。

一目十行,却毫不遗漏地看完之后,刚想关掉,就传来了新的提示音,他握着鼠标点了一下刷新,就看见了最新的那条微博。

秦暖阳:唐泽宸 唐先生,快来日常秀恩爱啊。

唐泽宸唇一扬,顿时笑了起来,十分配合的在微博下面评论

唐泽宸:来会馆,今晚吃鸳鸯火锅。

苏晓晨如今作为网络微博大触,又具有一双发现八卦的眼睛,立刻发现了两个人旁若无人的互动,顿时馋得口水都要掉下来了。

要和大阳阳订婚的雷锋晨:我可以给你们当鸳鸯火锅的锅底,捎上我吧!

当事人还没有回应,她那群点赞狂魔粉丝第一次十分默契的给了她差评。

推倒腹黑大BOSS:差评,不要当电灯泡!

打雷锋晨这只小妖精:差评,锅底这种冷艳高贵必不可少的存在当然是我上。

我也想要一只秦昭阳:差评,妈蛋,锅底让我来!

我想要楼上的香草冰淇淋:差评,我只要当女神的头发丝就好,男神快来摸我!

日光倾城:差评。卧槽,楼上你流氓!

苏晓晨瞪圆了眼睛看着一群人差评完之后争先恐后想进入副本刷男神女神的粉丝,默默地忧桑了……

哼,漫画版的小剧场不给你们看滚床单了!

米雅把人送到会馆的门口之后,就功成名就地撤退了。

唐泽宸还在公司里,她去他在会馆的办公室里绕了一圈,这才去他的私人包厢里。

经理提前在包厢里开了加湿器,加湿器就摆在墙角,灯光亮着,正冒着层层袅袅的白雾。

会馆所在的这条路并没有暖气,冬天取暖通常都是开空调。

她昨天中午和苏晓晨逛街逛累了就过来这里吃饭,顺便约上了唐泽宸一起,一顿饭吃下来就觉得皮肤干燥的难受。

她只是顺口提了一下有些干燥,今天这里就贴心的摆上了加湿器。

她绕到屏风下面的木椅上坐下,抬腕看了眼时间,发现离他下班还早,索性拿出平板来看刚才还没看完的电影。

还差一个结局,他就已经赶了过来。

他推门的动作轻,并未惊扰到戴着耳机的她。

包厢里有檀木的香气隐约浮动,迎面而来的暖气微微有些熏人。他的视线先是落在角落的加湿器上,这才移开视线,往她走去。

秦暖阳一手支着下巴,一张精致的脸在灯光下带着一层暖意,肤如凝脂,吹弹可破。

直到他走近了,就站在她的身旁,她这才反应过来,摘下耳机看向他,眼睛一弯对他露出个笑来,“哎,你提前过来了啊。”

“反正没事。”他顺手抱起她,自己坐上木椅,这才重新把她圈进怀里。

看她耳廓微微红着的耳朵,略皱了一下眉,直接拔掉了耳机,“不说带久了会痛?直接听外音好了。”

秦暖阳看了半天已经有了一丝困意,被他揽进怀里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就窝在他的怀里,继续看电影。

她比较怀旧,喜欢的东西几乎都是以前的,哪怕是电影,都是如此。很少见她会看新电影,偶尔一两部也都是业内广受好评的,其余时间都是在看经典的老片,有时候能隔上几天就看一遍,不厌其烦。

他身上还带着外面的寒意,她蹭了蹭,等外套的温度和里面的一样了,在他怀里转了下身子,换成了跪坐的姿势,又不安分的去脱他的长外套。

唐泽宸也不拦着,就由着她。

等脱了一遍的袖子,她身上的香气迎面扑来时,他这才微微悸动了一下,抬手按住她的腰扣在怀里,不怀好意地暗示她:“天刚黑就脱我衣服?”

秦暖阳瞪他一眼,捧着他的脸凑上去重重地亲了一口,这才哄道:“快点脱了,不然等会出去要着凉的。”

唐泽宸这才松开钳制在她腰上的手,等她靠近时,一低头就着这个别扭的姿势去亲她。

她的唇柔软,又喝了果茶,唇上都带着水果的淡淡香气。他含住她的下唇,轻轻地咬了一口,低不可闻地说了句:“秦暖阳,我爱你。”

声音实在太低,又说的含含糊糊的,她根本没听仔细,刚闭上的眼睛微微睁开,目光迷离:“你说什么?”

唐泽宸顺势脱掉外套,就把她按进怀里,越吻越深。

等分开时,秦暖阳原本还只是淡淡胭脂色的唇已经嫣红地如同娇艳盛开的花,那张脸顾盼生辉,目光含水,眼角眉梢都有了一层媚意。

他手指落在她的手背上,轻轻地摩挲了下,开口时声音都低哑了不少:“晚上再收拾你。”

心满意足地吃完鸳鸯火锅,唐泽宸却并不急着回去“收拾”她,等包厢被简单地收拾了一下之后,他才问她:“之前不是好奇我拿了什么东西给昭阳看,让他立刻转变了阵营吗?”

秦暖阳点点头,“你要告诉我吗?”

温暖的包厢里,安静地空调运作时发出的轻微声响。

良久,唐泽宸这才在她希翼的目光中点了点头,朝她伸出手来,“你过来。”

秦暖阳绕过桌子走过去,把手放进他的手掌里。

唐泽宸紧紧地一握,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拉过她,从身后环住她,就以这样的姿势站在了包厢中央,面对着包厢里最引人注目的那副字画。

是很简单的一副水墨画,只一池荷花,根茎分明,傲骨犹存。

秦暖阳打量了半天也没打量出什么来,不由问道:“在这副画里?”

“不是。”他这才松开她,牵着她走到画前,抬起手,轻轻松松地把画转了另一面,重新挂回去。

秦暖阳还来不及看清,只听他低沉清透的声音分外清晰地响起:“我想,以后可以换成这样了。”

她闻声看去,一看之下,却直接愣住了。

那画纸依然还是白皙,但隐隐蒙上了一层旧意,仔细看就会看见微微有些发黄,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那应该是她两年前或者是更早的时候,那时候她的脸上还有些婴儿肥。

秦暖阳看着画像上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错愕了良久才问道:“……你,你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