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番外三长安与君识

A市一向干燥,但到了秋天,依然也进入了难得连绵的雨季。www.pinwenba.com

她站在小区门口那家便利店的门口等着,看着湿漉漉的地面和灰蒙蒙的天空,心情也有些郁结起来。

旁边是专门供小孩子玩的投币摇摇车,她拎着一袋子东西微微有些重,就倾了身子靠过去。

淅淅沥沥的雨偶尔会突然猛烈一些,落在地面积水上溅开小水珠,漾开一圈涟漪。

她站了好一会,才终于看见沈默哲的座驾,从雨幕中穿过,越来越清晰。

她把东西拎好,等到车在面前挺稳,立刻几步小跑过去,在雨雾中飞快地跑过去,溅起来的水珠落在她的脚面上,冰凉一片。

沈默哲已经倾过身子替她从里面打开了副驾,她跑过来时,用力推了一下,叶长安便格外默契地扶住车门,快步上了车。

见她坐好,沈默哲也没急着开车。把前面放着的抽纸盒递到她的面前,开口时,声音里都带了一丝浅浅的笑意:“先擦一下。”

叶长安随口说了声“谢谢”,抬手抽了几张纸巾后,边擦着脸边微微侧过身去看他。

他穿着一件深色的v领口长袖,露出大片白皙的皮肤以及线条优美的锁骨。因为正看着她,微微低着头,45度角的侧脸简直瞬间就清空了叶长安的血槽,她愣了一下,一时怔在了原地。

现在掏出手机随便拍几张,放网上一叫价,她这一个月的生活费都足够了吧……

她出神了片刻,见他眼底兴味颇浓的样子,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移开眼,耳廓却微微地泛起了粉,渐渐转深。

沈默哲恰好看到了这个变化,唇角一扬,越发愉悦。

叶长安余光扫到他那个笑容,一时气闷,越发害羞了……

就在半个小时前,叶长安放心不下打电话问问他的情况,原本只是简单的寒暄,但沈默哲的话题一转,又变成了找她帮忙。

“我现在不方便出现在公众场合,经纪人去外地了,小颜也回了老家,你知不知道什么商店是可以提供送货上门服务的?”

叶长安微愣之下,条件反射地回答:“……家电。”

饶是沈默哲这种随时能把控节奏的人也为她这突然“不在线”的回答给噎了一下,随即便轻笑了起来:“我暂时不需要家电,是一般的洗漱用品。”

难为他还能回答的这么一本正经……

叶长安清了清嗓子,这才说道:“那你等一下,我把号码发给你。”

沈默哲略沉默了一下:“我在常青路,最好是附近的。”

叶长安 “咦”了一声,“你在常青路?我正好也是这条路,具体位置在哪里?”

到最后,轻而易举的……就拐了叶长安亲自来送货,只不过他需要上门。

“快到饭点了,一起去吃个饭,要谢谢你这会的雪中送炭。”他说的一本正经,低头看了眼时间,手指搭在方向盘上轻轻地敲了一下,便立刻决定了去处。

叶长安想着自己家里还开着的电脑,刚想回绝,见他正好看过来,那眉目含笑的温润样子,立刻违心地闭了嘴。

这么好的相处机会,还写什么稿子?写稿子有男神吗?没有!

沈默哲暂时不能出入公共场合,但是并不妨碍他去一些私密性比较高的高级会所,例如TC会馆。

他大概是经常过来,经理一看见他就亲自上来迎接,一直引到二楼的包厢里,推开门之后目光这才在她身上巡视了一圈,但即使是巡视也是格外礼貌,仅一眼立刻挪开。

一席饭下来,两个人的交流并不多,气氛却不见一点尴尬。

吃过饭,他送她回家,刚走出包厢没几步,前面一个房间也豁然打开了门,走出来了好几个人。

沈默哲的步子顿了一下,不动声色地挡在了叶长安的面前。

凌子木看见沈默哲的时候吊高了眼角笑了笑,“默哲你也在这里啊。”

“嗯,和朋友来吃饭。”他语气冷淡,并不见怎么熟稔。

凌子木也不在意,原本想看一眼沈默哲的朋友,但沈默哲的身高优势,又恰到好处的把叶长安整个都拢在了他背后,他一时并没有看见,只知道是个女的。

凌子木略有些痞气地笑了笑,试探道:“是女朋友啊?久仰久仰。”

沈默哲微微抿了下唇,眼底冷光一现,声音依然还是不咸不淡的,“普通朋友。”

凌子木再迟钝也知道沈默哲不待见了,说了声“那我先走了”后,便大步带着他的朋友走了出去,临下楼梯前,目光一转又看了过来,依然什么也没有看见。

“是不是很不方便?”叶长安垂下眼,语气微微有些……懊恼。

沈默哲“嗯?”了一声,随即反应过来她说的哪方面,解释道:“不是,只是这个人不怎么好。”

叶长安抬头看了他一眼,就看见他线条流畅的侧脸,半隐在黑暗里。

她心底微微一沉,轻应了一声,再没说话。只是原先心底才有的那点小庆幸还是被打得粉身碎骨。

多年来的喜欢,已经让她习惯性地维护他,以他的一切为先。她是个占有欲很强,但安全感很弱的人,太过亲近,以至于她差点忘记自己其实是个没有勇气的人。

沈默哲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只知道她瞬间情绪低落了许多,但不明缘由,连安抚的话都不知道如何出口。

风波一过,他立刻归队进组,开始紧张的收尾工作。

刚入组的那几天,他还会一直留心有没有她的短信,但接连半个月都再未收到她的只言片语后,便渐渐也不再留意。

直到有一天小颜在片场和她通电话。

他刚换了一套衣服出来,保温杯里没有水了,马上就是他的戏份了,他便拎着那保温杯去找小颜打水。

她站在旁边那棵树下,语气有些急切:“你多大的人了啊,居然还能发烧到把自己都折腾进医院……”

沈默哲的步子微微一顿,就站在她的几步远,没再上前。

小颜还在低声训斥着:“长安,你长点心好不好?每年换季都要大病一场,你还能赶稿赶到半夜,连着感冒三天还不去医院,我等会务必要找阿姨谈一谈……身边有没有人照应着啊?你一个人?卧槽……”

沈默哲抬起眼来看过去,眸色微微深沉。

然后转身离开,自己跑了一趟,等回来的时候小颜正着急上火地满剧组找他。看见他拿着保温杯回来,一想到刚才自己接了那么久的电话,顿时愧疚了,“老板对不起啊……”

沈默哲抬眼睨她,“需不需要放假?”

小颜一愣:“啊?”

沈默哲移开目光,淡淡地说道:“我刚才听到你讲电话了,如果需要请假的话我可以给你放两天。”

小颜一时沉浸在巨大的惊喜中,缓不过神来,等她三魂七魄都归体时,沈默哲已经走出去一段距离,只留一个修长的背影。

小颜立刻追上去,笑得格外灿烂,“老板你可真是个大好人啊,等长安病好了,我让她亲自来谢谢你啊。那我现在就先走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