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沈默哲叶长安番外五

沈默哲在去叶长安家里的路上时,坐在后座一直沉默地看着窗外。

偶尔低头扫一眼她发进自己私人手机里的短信,手指都忍不住在屏幕上轻轻摩挲。

起先他还未看见她那条微博时,以为她选择的是拥有,可看见了她发的微博,再看这条信息时,便觉得像是告别。

沈默哲对叶长安的第一印象并不是这个女孩子干净白皙,五官精致的脸,而是那一双明亮的眼睛,笑起来时,微微弯起如弦月,漾着一波水光,波光潋滟。

是似曾相识。

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他是在哪里和她有过交集。事实上相处下来,他旁敲侧击的也发现,她似乎并没有在以前某地和自己见面的经历。

叶长安刚打扫完卫生,听见门铃声起来时,不免奇怪了一下,透过猫眼看见是沈默哲时,愣了片刻,这才在他按第二遍铃时打开了门。

她带着橡胶手套,上面布着一层泡沫,整张脸依然白净,只额头及脸侧落了一丝灰,看上去倒是给她那张脸添上了几分可爱。

他站在门口上下打量了她一眼,这才勾唇笑道:“不方便让我进去吗?”

叶长安的目光这才从他打着石膏的手上移开,“你手怎么了”

“打了石膏。”他侧过身子擦着她进了屋,刚走了几步,看见她丢在客厅里的行李箱和乱七八糟的东西,略一挑眉,问道:“我好像来得不是时候。”

叶长安关上门,回头看见又被自己拖出来分门别类的行李箱,脸微微红了一眼,语气都有些轻飘飘,“没有,你坐,我去给你倒杯水。”

“不用。”他四下看了眼,就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目光落在她的身上,语气温和:“忙完了吗?需要我帮忙吗?”

叶长安又是一愣,把手里的手套摘下来,又用干净的手背蹭了一下脸,这才坐过去,迟疑了会猜说:“你好像有事要跟我说。”

沈默哲点了一下头,神色有些疲倦。他抬手捏了一下眉心,再开口时,声音微有些哑:“我看见微博了,也看见短信了”

叶长安心里一跳,面上却还是很淡定,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

沈默哲的视线落在她平静得毫无波澜的眼睛里,心往下沉了沉,话到了嘴边却变成了:“既然感谢我,能不能收留我几天。a市有几处房产投入市场了,我的新房子还在装修。”

叶长安其实明白,他想留下来。就连她都知道,他在a市的房产有好几处,就算现在投入了市场,经纪人那里也可以去,甚至公司星光有他专门的休息室,再不然就酒店。

可她拒绝的话到了嘴边,见他一连的疲惫,终还是心软不愿意开口,点点头,应了下来,“你想住就住吧,我正好要回我父母家里一趟。不过你一只手,方便吗?”

沈默哲这会心里已经敲响了警钟,睁开眼看向她,不发一言。

就这么沉默了会,叶长安已经起身去给他泡茶。

客厅里,唯有他的呼吸声,一声比一声更沉重。

好在午后的闲暇时光还算融洽,她抱着电脑去阳台工作,桌上摆着几盘小点心,和一杯速溶咖啡。

见他走过来,又去厨房里备了葡萄等水果。

叶长安做这些的时候面上很平静,心里却紧张的不行。生怕他会看出她对他的一点特别和纵容。

沈默哲没说话,只在她喝完一整杯咖啡又去泡了一杯之后,才忍不住蹙了一下眉头:“咖啡喝多了不好。”

叶长安正要伸手去够茶杯的手一顿,收了回来,继续在键盘上敲敲打打,神情一本正经,可当她回神看着文档上一连串的乱码,眼神忽闪了一下,暗自咬了一下唇。

“这一个月去了哪些地方?”

“很多地方,x市,l市,s市,古都,还有西藏。”

“喜欢西藏?”

“喜欢。”她把目光从电脑屏幕上移开,那一点想认真工作的心思也被他的话题给直接岔开了。

叶长安索性把文档关掉,姿态略微放松地往后一靠,去自己的专栏溜达了一圈。

“之前困扰的事情也想明白了?”他转头看她,眸光熹微。

叶长安顿了一下,抿了抿唇,对他笑了笑,“是,想明白了。”

沈默哲目光沉了沉,就这么看了她片刻,才说道:“我以为你是勇敢的人,应该会选择不顾一切拥有它。”

“那是你以为。”她握着鼠标的手微微紧了一下,唇边笑容不减,“我很胆小,而且有个特性,说好听点叫随遇而安,说不好听点就是逆来顺受。我很享受现在的生活状态,不敢轻易打破它。因为我不知道重新洗牌之后,我是拥有多一点,还是失去多一点。”

“听说过一句话吗?”他手指搭在木桌上轻敲了一下,“凡人之所以叫凡人就是因为很烦”

叶长安想笑,但见他的表情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只能忍住,很配合地接着他的话问道:“所以?”

“没有所以了。”他抬手又捏了捏眉心,似乎是真的很累了。

叶长安看见他眼底淡青色的眼圈,心里微微有些心疼,“你好像都没休息好,要不要先去睡一觉?”

沈默哲摇摇头,“你等会不是要去父母那里吗?我等会送你到车站。”

叶长安哑然,良久,才捏着手心轻声说道:“我不去了,你去睡吧,晚点叫你起来吃晚饭。”

沈默哲得了她这个保证,这才站起身来,安心地去客房睡觉了。

而这场试探,到他离开为止,两个人都没能试探出什么来叶长安不敢问,沈默哲不敢提。

叶长安的目光落在自己早上发的那条微博上,评论数已经过千。

她手指落上去,眼底却是一片灰暗。

放下远比拾起难,可她还是选择了放下但真的放下了吗?没有,哪怕就是有,也不过是她一直反复在劝自己的心,你快放手。

然后麻痹到最后,骗得她自己都相信自己已经放了手。

可如今呢,他打着石膏出现在她面前,眼底都是疲惫,可看着她的眼睛还是温润如初时,她依然还是抑制不住自己加快的心跳。

嘴上说的很是潇洒的放下,不过是一场为了让自己心安而蒙骗自己的骗局,不堪一击。

叶长安,你这个骗子啊

她抬手掩住眼睛,终是难过地哭了起来。

沈默哲这一觉睡到晚上才起来,叶长安过来叫了两次,见他依然都没醒,就给他一直保温着,等他醒了再拿给他吃。

下午的时候,沈默哲的经纪人把他日常要用的东西都打包在行李箱里拿了过来,见到叶长安的时候更是演技爆发地演了一个苦情的忙碌工作者,后来入戏到差点就挤出金豆子哭几声了。

他说自己工作格外忙,沈默哲拍戏折了手,通告方面都需要他重新接洽时间,忙得脚不沾地。不过说的也是实情

后半段说的是沈默哲有多可怜,熬了几天没睡觉,现在折了手又疼又生活不便,没人照顾。好像也是实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