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第二章

闻歌想象中的温老爷子应该是不苟言笑,冷漠疏离还严肃古板的老人家。但事实上,温老爷子真正的形象和她的想象失之千里。

温敬牵着她到书房。

沉沉的天色下,老爷子就背着手站在窗前那一翠绿的盆栽前,身板挺直,光一个背影就让人觉得威压重重。

听见脚步声,这才转过身来。脸上没有一丝表情,远远地看过来,眼神复杂深沉,让人有些捉摸不透。

虽然被温敬夫妇领养不久,单就平常听见他们对这位老爷子的只言片语,闻歌也知道他并不喜欢自己……甚至对于她这样一个尴尬的存在,是厌恶的。

所以她没想到,温老爷子会对她笑,让她在沙发上坐下后,还拿了一个装着糖果的铁盒子递给她,甚至很是温和地揉了揉她的头发。

她有些受宠若惊,礼貌地道过谢后,有些拘谨得看着他。

他问什么,她就回答什么。

几个问题之后,温老爷子的笑意微敛,表情严肃起来:“等过完年你就留在这里吧,我听少远说,你在表舅妈那里连家门都不给出?”

闻歌点点头。

想起那个眼神犹如远山般悠远宁静的人,微微恍了一下神。

温老爷子叹息了一声,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安慰:“不打紧,等过完年就让少远给你安排个好学校,年纪还这么小,哪能不让你上学。”

话落,话音一转,问温敬:“你不打算给这个孩子改名?就让她姓闻,而不是我们温家的姓?”

温敬看了眼闻歌,沉默了半晌才说:“我领养她的初衷里并没有让她改姓这一项。”

闻歌看着温敬没作声。

其实蒋君瑜问过她,愿不愿意改“温”姓,是她自己不愿意。

为什么坚持?她也不知道。事实上她更清楚,改姓“温”是融入这个家庭的第一步。

这样凝固的气氛僵持了一会,温老爷子这才笑起来,除了让她回房好好休息之外,再没有说别的。

闻歌被温敬牵到卧室门口时,忍不住问道:“太爷爷是不是不喜欢我?”

温敬低头看了她一眼,推开门时,才反问:“为什么不喜欢你?”

……

……

闻歌到a市的第三天晚上,这场酝酿了许久的大雪才翩跹而至。

蒋君瑜在给她铺床,屋子里虽然有暖气,但被子还是有些薄了。蒋君瑜怕她受凉,特意去拿了厚实些的棉被给她铺上。

闻歌原本想帮忙,被蒋君瑜赶去整理自己的衣柜了。蒋君瑜这两日都跟着辛姨出门购置年货,顺便就带上她,给她买了不少衣服。

比起在表舅妈那里暗无天日的日子,温家对她这样一个外姓的养女真的是仁至义尽。单独的房间,家具齐全,有独立的卫生间,还有一个不大不小的阳台。更不用说吃穿上的花费,从未苛待过。

正发着呆,听见蒋君瑜叫了她几声。闻歌一抬头,就看见窗外昏黄的路灯灯光下,那白雪纷飞,就像是漫天的羽毛,纷纷扬扬。

闻歌有些惊喜,趴到窗口去看。

不远处有一辆轿车在缓慢靠近,车灯的灯光像能够穿透一切,散发着灼亮的光。离得近了,才看清车身上已经落了一层薄薄的雪。经过一个拐角时,那灯光从屋檐上一跃而过,缓缓地驶离闻歌的视线。

蒋君瑜替她准备好睡衣睡裤,见她还站在窗口,这才出声提醒:“闻歌,时间不早了,赶紧洗澡休息。”

闻歌乖乖地答应了一声,正要去洗澡。门外传来敲门声,辛姨的声音响起:“君瑜,温敬呢?”

蒋君瑜起身去开门:“诶,他没在房里?”

“我刚去叫了,屋里没人。不过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少远回来了,他前些时候不是让我提醒他……”

蒋君瑜已经开门走了出去,后面的话,闻歌听得模模糊糊连不成句,到最后只听得见她们渐渐远去的脚步声。然后,房间里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闻歌抱着衣服站在卫生间的门口,看着自己被灯光拖得狭长的影子发呆——

是他,回来了吗?

闻歌洗完澡,蠢蠢欲动得有些坐不住。拿起茶杯正要装作下楼倒水,刚走到一楼和二楼交接的楼梯口,就看见大雪纷飞的黑沉夜幕下,一束车灯光亮如白昼。

她走到窗边往外看去,楼下停着的那辆轿车尾灯闪亮起来,那灯光猩红,伴着车子发动的声音,像是蛰伏在黑夜里的野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