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我和你差之微毫的世界

文/北倾

你懂吗?

那种以一个人为世界中心的爱情。

序:

清晨的光景,笼罩着沉沉的雾霭。空气里是沉郁又冰凉的寒气,带着湿意,丝丝缕缕的,像要钻进骨子里一般。

闻歌卷着被子翻了个身,意识还有些朦胧。

老旧的居民区,沉静又安宁。

她蜷着身子盯着窗外的白雾发呆,隔着一扇房门,原本只隐约可闻的声音终于渐渐清晰。她趴在床板上,只觉得被窝里的暖意正一点点地被空气里的寒冷吞噬,凉得她牙齿打颤。

这样的动静并没有持续太久,门外很快就安静了下来。

闻歌撑着床板坐起身来,侧耳听了片刻,安安静静地穿好衣服跳下床。走到窗前推开窗,透过生锈斑驳的防盗窗往外看去。

起了一层大雾,朦胧得看不清远方,只依稀能看见两侧相邻的建筑棱角。弄堂里已经有行人在走动,偶尔也会响起急促的车铃声,叮叮当当的,像一阵风一样,一下就飘到了远方。

屋外响起了脚步声,时远时近,伴随着女孩子带着起床气的哭声,一个早上,就这么开始了。没过多久,表舅妈喂小奶丁吃过早饭,送她去上学。刚从楼道里走出来,一侧目瞥过来看见她就站在窗口,眉头微微一皱,松开小奶丁就朝她走来。

“把窗关上,怕别人不知道我家多养了一张没用只会吃的嘴啊……”她的手从防盗窗里伸进来,几下就把窗推回来,嘴上还骂骂咧咧的:“看着就心烦……”

小奶丁就站在不远处,咧着牙齿朝闻歌做鬼脸,然后捂着嘴偷偷的笑。被表舅妈牵走时,还背过手比了一个胜利的v字。

“我也想去上学……”闻歌揪着窗沿的木头,用力得指甲都有些青白。眼眶红了一圈又一圈,最终也没让眼泪掉下来。

她的父母在三个月前一起牺牲,从小抚养她长大的外婆得知噩耗没熬过一个星期也跟着离开了人世。她没有亲人,辗转多次才联系上关系不是很亲厚的表舅表舅妈,终被收养。

她正在发呆,忽然听见外面传来的汽车引擎声,沉沉闷闷的声响。

想着表舅妈这会应该已经走远了,她小心地推开窗,抬眼看出去——门口停了一辆车身漆黑的轿车。

她还没看清,就见表舅妈牵着小奶丁又走了回来,惊疑不定又防备警惕地站在车门旁边。

车窗降下来,里面的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表舅妈突然回头看了眼闻歌,见窗子半开着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声音陡然拔高:“把窗关上,天这么冷,冻着了怎么办?”

她眼里的警告意味实在明显,看闻歌伸出手关窗了这才转回头去。

闻歌就透过窗户未关紧留下的那缝隙看出去,已是寒冬,空气里萧瑟又寒凉。触目所望的一切都带着一层冰冷的寒意,闪着白茫茫的冷锋。

这清晨的大雾,遮天蔽日。就像是她此刻阴郁的心情,一点点吞噬,笼罩。

没多久,就有关车门的轻微声响。然后她逼仄的视野中,出现了一个剪着短发,一身英气的女人正疾步往屋里走来。

身后跟着慢吞吞的表舅妈,嘴一张一合的,似乎是在咒骂。

闻歌似乎是预感到什么,心跳砰砰砰地加快。她推开窗,踮着脚看出去,只来得及看见走在最后的小奶丁歪着头打量她时疑惑的眼神。

然后她转头——

就看见了站在车门旁的温少远。

他的目光就像是层叠的远山,隔着不远的距离看着她,悠远又宁静。

然后他就抬步走了过来,几步走到窗前,居高临下地看了她一眼。似乎是觉得这个距离说话有些不方便,微弯下腰和她平视:“你就叫闻歌?”

闻歌有些局促地点点头,那心跳骤然失序,平白添了几分紧张。她舔了舔干燥的唇,很认真地回答:“你好,我是闻歌。”

温少远几不可查地勾着唇角笑了,微站直了些,朝她伸出手去:“你好,我是温少远。”

闻歌盯着他的手看了一会,他的手指修长又白皙,笔挺地伸出来,就在她的眼前。她犹豫了一会,见他还在耐心地等她,这才伸出手去慢慢地放进他的掌心里。

他的手温暖又干燥,只一个掌心就把她的手包裹地严严实实。

闻歌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他一眼,怯生生地问:“你……你们是来找我的吗?”

温少远的眉头轻微一皱,手指松开,顺着她的手摸上去扣住她的手腕。她的掌心冰凉,手腕那一处纤细如柴。

他目光沉然地注视着她,声音压低,一字一句,咬字清晰:“对,来找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