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第三章

a市的这场大雪断断续续得一直下了好几天,直到昨天深夜才停了下来。从窗口放眼看去,屋外厚厚的一层积雪,在阴沉沉的日光之下,泛着刺目的白色。

外面刮着风,凛冽又冰冷。

辛姨站在流理台前和闻歌一起折着菜,抬眼看着窗外银装素裹的世界半晌,轻叹了一口气:“这雪是停不下来了,再晚一点肯定还要下……”

闻歌顺着辛姨的目光看向窗外。

才下午三点的光景,天色就比半小时前又暗下来不少,那风呜呜刮过,枯黄干燥的枝桠被风吹得四下摇曳,抖落了积雪。那雪花被风载着,看上去就跟下雪一样,扑簌作响。

正出神间,猛听见客厅传来摔东西的声音,“砰”一声巨响,像是什么东西被掼在了地上,四分五裂。

辛姨皱了一下眉头,安抚一般轻拍了一下闻歌的手背:“在这等着,我等会就回来。”

闻歌点点头,目送着辛姨出去的背影,垂下眸,继续摘着菜叶。

离除夕越近,老爷子的心情就越糟糕。经常把自己闷在书房里,一坐就是一天。就连吃饭的时间,也要辛姨三催四请,这才下楼来敷衍几口。

温家几年前就开始人丁凋零,只剩下四个孙子承欢膝下。

人老了总会觉得孤独,加之四个孙子平日里总不在身边,老人家就盼望着过年,大家都回来聚聚。

结果……往年春节都在部队里的温敬这次倒是回来了,另外三个,到现在人影都没见着。

温少远忙着刚起步的酒店事业,抽不开身。平时有空又都在学校里,一年到头也没见着几次。温景梵说是学校活动,去美国交流学习三个月,今年是赶不回来了。温景然,宁愿在s市,也不愿意回来。

老爷子一上火,最操心的便是辛姨。

辛姨和已经去世的温老太太是表姐妹的关系,温老太太还在世的时候辛姨就来温家帮工了。她厨艺好,料理家事也细心,无微不至。再加上孑然一身,无牵无挂,吃住都在温家。

哪怕后来温老太太离世,温老爷子也留着她继续在温家。如果说温家还有谁能让老爷子服软听话的,也就只有辛姨了。

没过多久,辛姨收拾好了碎玻璃回来,手里还拿着泛黄且有些破旧的小本子递给闻歌:“辛姨小的时候上学不认真,没读几年就回家绣花了,识得字少得可怜……你帮我找找少远的手机号码。”

闻歌的手指刚挨着小本子,听见辛姨说的名字时,顿时怔了一下:“要打给……”

小叔两个字不知道为什么,就像是卡在喉间一半,怎么也说不出口。

幸好,辛姨并没有察觉:“对,你找到了就打过去,让你小叔明天回来一趟……除夕了,一个个都不回来像什么话。”

闻歌“哦”了一声,接过来,手指都微微有些发抖。

她趴在柔软得沙发扶手上,电话是很老式的拨号电话。她一个个数字校对精准后才拨过去,握着听筒才一小会,就觉得手心发汗,凉飕飕的。

“嘟嘟嘟……”的忙音过后,是一声简短的接起电话的声音,随即,便是他低低沉沉的声音响起——

“喂?”

闻歌原本都想好了台词,突然接通,毫无防备地就听见他的声音,顿时……脑子一片空白。

她握着听筒呆呆的,完全想不起来自己要说什么。

大概是没有听到对方的回应,所以他看了眼来电显示,停顿一瞬,声音里带上了几分笑意:“辛姨?”

“不、不是……”闻歌终于回过神来:“我是闻歌。”

温少远静默。

过了一会,才回应:“是你?”

闻歌“嗯”了一声,这才恢复理智:“辛姨让我给你打个电话……”

温少远显然已经猜出了目的,沉吟:“我知道了。”

闻歌诶了一声,正想问“你知道什么了……”,却听他话题一转,很自然地跳跃到——“住得习惯吗?”

“还好。”闻歌喉咙有些发干,握着听筒的手指不自觉地寸寸收紧,问道:“那你明天回来吗?”

“不一定……”他并未解释,就和她这样在电话的两端保持着沉默,良久才“唔”了一声,说道:“除夕回不回来不一定,年后会回来一趟。这段时间要是没有事情做的话,可以去我房间那几本书看看。”

闻歌“啊”了一声,忙问道:“可以吗?”

她明显雀跃的声音让温少远忍不住弯了弯唇,低低地“嗯”了一声。

直到挂断电话后,闻歌的心情还没有平复下来,见四下无人,无声地大笑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