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第九章

闻歌有些愣住,下巴上的温度和轻柔的力量让她有些不知所措。尤其,始作俑者还一脸认真的在打量她,那眼神,像是要看进她的心里。

她耳根微微有些发烫,不自然地避开他的眼睛。正想说“看书看得眼睛酸,揉了揉眼睛就红了”,但“没有”两个字刚吐出,她就是一顿,转口,声若蚊蝇地解释:“嗯……我突然有些想外婆了。”

温少远沉默一瞬,松开手。握住她的手腕拉住她往房间里一退,自己则上前一步。进屋后,松开她的手腕,反手关上门。

这一下,楼下辛姨走动的声音直接被房门隔绝在外。

温少远看了眼她的房间,整理得很整齐,辛姨说她几乎不动房里的摆设。就算是给她新添上的,也总是规整地原样放着。

这样的小心翼翼,丝毫未改。却难得的,开始对他说实话。

他往床上丢着的语文书看了眼,径直走到她的书桌前坐下,也未开口提来意,先是问她:“今天的作业呢?都拿来给我看看。”

闻歌“哦”了一声,脸红红地摸了一下被他握过,似乎还残留着他温度的手腕,跑过去拉开书包找作业。

一一摆放到他面前了,又从书桌上垒放着的书本里抽出他布置的“家庭作业”。做完这些,闻歌往后退一步,笔直地站在书桌旁。这一套动作行云流水般,她自己也觉得好笑……怎么弄得跟办公室听训一样。

温少远瞥了她一眼,意外地没让她坐下。翻了翻她的数学作业,那眉头渐渐拢起。从笔筒里抽出只铅笔,顺手挑了几处做错的地方。

闻歌探过脑袋去看了眼,幸好……错得不多。

等全部的作业检查完毕,温少远合上作业本,这才开口问她:“家长会为什么不说?”

声音平淡,并没有蕴含多少情绪,就像是一杯温吞的白开水,别说无色,还无味。可偏偏让闻歌察觉到他语气里凝结的沉郁。

闻歌心下一“咯噔”,看着他,没敢回话。

因为不论出发点是什么,她已经做了欺瞒。

这一迟疑,温少远的目光就已经沉下来,神色严肃,连语气都冷了几分:“说话。”

闻歌一凛,下意识地后退一步,脸色也微微有些发白:“对不起……”

灯光下,他的面容沉静,就这么凝视着她,耐心地等她回答。闻歌到嘴边的话莫名就带上了几分负气:“我爸爸妈妈不在身边。”

温少远想了很多种她的回答——比如:“我不想麻烦太爷爷和你”,比如“我觉得小叔已经看到了成绩,家长会那么无聊没必要占用你的时间”……

但没想到会是那么直接一句“我爸爸妈妈不在身边”。

“对不起。”闻歌低头道歉,迟疑了一下,还是说道:“我不需要开家长会。”

小学里的家长会都是外婆去听,其实对闻歌而言,那些家长会冗长又无聊,对于她而言,并没有什么实际性意义。

在温家,就更没有必要了。

温少远沉默了良久,再开口时,声音微微有些沙哑:“我明天去你学校见见你的班主任。”

闻歌忍不住抬起头看他,他是打算把她这些不中听的话反应给班主任,想让她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性格的人,从而以他们自以为最好的方式来开导她?

她的表情是显而易见的排斥。

可不料,他接下来的一句话,让闻歌……

他说:“哪怕你不太喜欢,我明天也得去一趟……因为爷爷帮你撒谎的时候为了表示积极性,已经派了我当代表。”

闻歌愣住了,呆呆地看着他,完全忘记反应……

老爷子不止隐瞒了事实,还帮她撒谎了?

她刚才还是一副戒备的姿态,这会心神一松,目瞪口呆的惊愕表情,便显得……有些傻。

“闻歌。”他突然叫她的名字。

她“嗯”了一声,低下头,自惭形秽地不敢看他。

房间里那盏照明灯灯光明亮,光线在她的发顶打了个圈,像是一个光环,笼罩在她的头上。偏生,这样的明亮却模糊了她的五官,隔着那层朦胧的灯光,让温少远看不真切。

“我在牵住你手的时候,你也要学着握住我的。”他停顿了一下,语气放柔了些:“不然,总会有牵不住的时候。”

就像是窗外那些细密的雨丝,在这样的季节,还带着凉意。这句话,让闻歌的心顿时凉到了极点,又缓缓回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