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第七章

a市的初春似乎比寒冬还要冷上几分,压抑着寒霜,那冷意是覆盖着整个城市,一旦离开房屋里的暖气,呼吸着的,接触着的,皆是有些凛冽的空气。

闻歌有些鼻炎,一到这种极冷的天气,鼻子就开始微微发疼。可以忍受,但很不舒服的一种痛感。

辛姨说a市的春天恐怕还要等上半个月才能冒出绿来,而此时,很漫长的一段时间都要适应这慢慢变暖的尴尬时期。

尤其三月,暖气会停止供应。那时候的春冷,才是真的让人难以忍受。

很快,便到了a中开学报到的日子。由于转学的手续都已经办妥,闻歌第一天去学校报到还是非常顺利的。

交了学费,学校又发了书本,中午还没到,就已经提前放学。

正式开学后,闻歌发现有一个问题……

a中离温家有些远……就算是骑自行车,估计也要二十多分钟。幸好,午餐是在学校解决的,不至于来回太过匆忙。

但开学到现在,老爷子都让他的司机开车接送她。刚开始闻歌还不觉得有什么,可连续了好几天后,闻歌忍不住开始想——难道以后都要这样接送?

说实话,她做不到理所当然,心安理得地享受这些。

脑子里有了这个想法之后,闻歌就留了个心。也没对辛姨提起,就默默地把话放在了心里。等到周六去温少远的酒店由他指导完作业,这才用一种商量的口吻提道:“小叔,我能不能买一辆自行车?”

温少远在键盘上不停敲打着的手指一顿,侧目看了她一眼,漫不经心地问道:“不是说不会骑?”

随着说话声音响起的,是那清脆又熟练的键盘声,错落有致。

闻歌沉默了一会,解释:“a中离家太远,上学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我不想麻烦张叔每天接送我了。”

声音压得低低的,反倒像是她受了委屈一样。

温少远眼角余光瞥到她正专心致志地看着自己的手指,低垂着脑袋只露出圆润挺翘的鼻尖时,忍不住弯了弯唇。

想了想,温少远说道:“你不用操心这个。”

可这句“你不用操心”,却让闻歌听得云里雾里,不知道是让她别操心老爷子安排张叔每天接送她上下学还是别操心自行车的事……

但见他似乎很忙的样子,闻歌便也没敢继续拿这件事烦他。

坐回自己的小角落,闻歌拿出英语书背读。不知道为什么,这会坐下来,看着书本上那端正冰冷的字母,却怎么也静不下心来。

原本已经熟练的单词这会也拼得结结巴巴,她索性停下,忽然就想起他刚才还斜倚在她现在坐着的那个位置上,姿态慵懒地拿着笔在她的书本上勾勾画画,然后毫不费力地就把闻歌觉得看久了都能头疼的难题……解决了。

顺便,还用了很多种“适应”她智商能够理解的……嗯,方法。

……

隔日。

是星期天,温少远鲜少能够完整的,不被打扰的,可以休息的一天。

闻歌上午背完单词和课文,又去做了一套初一上册的数学试题,正准备拿去给温少远看。推开椅子站起身时,一直被她压在书桌下方的包书纸撒了一地……

温少远起得晚,听辛姨说她一大早就回房间用工了,便想着去看一看。

房间门没关,四十五度角敞开,能很清晰的,也很一目了然地看清里面的情况。

窗帘被丝带束起,勾在窗户两侧的墙面上。窗外是难得明烈的阳光,正从窗口透进来,映照得整个屋子明亮又温暖。

温少远推门而入。

闻歌听见动静,捧着书转身看去。

“在干什么?”他走近,拉开书桌旁的椅子坐下。

闻歌指了指刚刚包好的语文书,眉眼微扬,语气却有些沮丧:“我在包书,可是笨手笨脚的。”

笨手笨脚?

温少远看了眼那本有些褶皱的语文书封面,哑然。

随即,他很自然地从她手里接过正被她荼毒的数学书,平整地压出恰到好处的压痕,目光掠过时,目测了一下基本长度,随意剪了几下,便把长度修整得正好服帖。

书脊,封底处更是细心地先折出一个痕迹。沿着这痕迹很轻松地对折,手指轻压住,微抬了抬下巴,示意她把胶布拿过来。

大功告成。

温少远终于淡淡的,有些不太客气地说了句:“手是挺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