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第一百一十三章

倦极。

闻歌这一觉睡得格外得熟,昨天半天在路上,回来之后又没有好好休息。再加上昨晚放纵,浑身都像是被碾压了一次一样,几处关节酸疼得厉害,那被侵/略的地方更甚。

可鼻息之间就是温少远的气息,那样熟悉的清香萦绕在鼻尖,让她的睡眠质量顿时成熟了不少。后来睡着后,不但没有再醒来,就连梦也没做,一觉到天亮。

早晨的空气微凉,即使屋内暖气充足,闻歌露在被子外的肩膀也凉得她忍不住一缩,往被子里钻了钻。

刚一动,揽在她腰上的手就是微微一紧,把她拢进了怀里:“醒了?”

温少远吃饱喝足后,醒得格外早。天刚蒙蒙亮时,便已经在晨光中睁开了眼睛。看着揽在身前的闻歌睡得熟,犯了懒劲,不早朝起。

闻歌模糊见听到他的声音摇摇头,身子又往被子里缩了缩,困顿的意识纠缠着她,让她只想再睡一会。

温少远微支起身子看了看她,手扶上来时,落在她光裸的肩膀上,这才触摸到她肩膀上的凉意。

他皱眉,勾起被子往上拉了拉,温热的手就落在她的肩膀上轻轻地摩挲着。那光滑的触感,在他的指尖下,顿时勾起了他对昨晚的记忆。

她缠/绕着自己,那丝滑紧/窒一般的触感,急促的呼吸,都让他深陷其中,几乎勾魂摄魄。

这么想着,原本还清明的眼神顿时又暗沉了下来。温少远低下头,在她的肩膀上亲了亲,压低了声音,小声地叫她:“小歌儿?”

那朦胧得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声音让闻歌混沌的意识终于清醒了一点,她睁了睁眼,眼皮子重若千斤,她光是做这一个动作就费力得不行。干脆转身,循着那声音凑过去,胡乱地伸手揽着他:“好累,你别说话。”

话音刚落,温少远便安静下来,看着她因为不满而微微蹙起的双眸,到底是忍不住春风得意。弯唇笑了起来,那低沉的声音沙沙的,带着刚睡醒时的磁性和厚重,就像是以前的唱片机被顶针摩擦的时候一样,勾得人心痒痒的。

温少远低头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亲,看了眼窗外的天色,又陪她躺了一会。

闻歌这一觉足足睡了十几个小时,醒来时日光朦胧,一时分辨不清是早上还是已经下午了。

身旁的呼吸一沉,温少远便有所觉地低头看过去,闻歌抬手挡着眼,正在适应着光线。他微微勾唇,毫不吝啬地出借他的手,虚虚地盖在她的眼睛上:“别动,等会就适应了。”

“几点了?”她含糊着发声,声音懒洋洋的听上去格外的娇软。

“下午两点了。”温少远看了眼时间,原本是靠在床头的姿势,此刻往下一滑,凑近她:“睡得好不好?”

那骤然落在耳边的声音让闻歌迟钝了一会才反应过来,一时不知道要回答“好”还是“不好”……

她抬手握住他的手腕,摸索时碰到他穿戴整齐的衬衣袖口:“那你怎么不叫我?”

略带埋怨的语气。

温少远反手握住她的手拉到唇边亲了一口:“我没叫你?”

这理直气壮的反问,让闻歌顿时心虚了起来。她轻咳了一声,清了清嗓子,看着他近在尺咫的俊脸,顿时笑意满满地:“我饿了。”

“起来吧,吃得给你热着呢。”温少远坐起身,拉着她的手一用力,一手托着她的后背:“吃完了出门一趟,睡了那么久,一天的时间已经被你用掉了大半。”

闻歌这才猛然想起……明天就要回温家了!

……

洗漱后吃过……中晚饭,闻歌和温少远先出门去购置明天要带的礼物。

原本是打算给温老爷子买个棋盘,但这样精致大气的东西实在不是闻歌的风格,加上这种好一些的都是稀罕玩意,她没有来源。要是指望温少远,老爷子那么精,一眼就看出来了。

所以到最后,闻歌挑了个按摩机,以前在温家的时候,她那时候还在读初中,每天放学后都要回家。吃过晚饭后,第一件事总是给老爷子按按肩膀。

至于辛姨,听温少远说上次辛姨念叨着要换烤箱,后来过年的事情一多,就一直没换,索性给辛姨买了个烤箱搬回去。

闻歌看着温少远把东西都放到后备箱里,在那盯着研究了半天,有些狐疑地问道:“我送这些会不会有些奇怪?”

温少远合上后备箱,瞥了她一眼,反问:“你还见外?”

闻歌愣了一下,一时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涩涩的,梗得她喉间发痒:“可没见老爷子看在我好的份上把我当自己人啊。”

温少远的目光一闪,看她那郁闷的样子就知道自己是说错话了,抬手轻揉了一下她的脑袋,轻声哄着:“嗯,那是他没眼光,真心对他的人他一个都看不见。”

“所以你是捡着宝了。”闻歌抬手戳了戳他的胸口,隔着厚实的衣服,她的力度就像是在挠痒痒一样,让温少远顿时失笑。

见停车场四下无人,他抓住闻歌的手握在掌心里,低头亲了亲她:“嗯,我知道你有多好就够了。”

******

眨眼,便是第二天的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