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第一百一十五章

从温家回来后的第七天,正好是情人节。

初春的天气,格外的冷。年后气温有所回升,也不再是整日整日地下暴雪,a市堆积了一整个寒冬的积雪终于渐渐地开始融化。

大概是融雪的原因,最近即使暖阳高照,晴空无云,温度也格外的冷冽。

闻歌又是个不爱出门的,这几天索性就一直窝在公寓里,晒晒太阳,浇浇花。

温少远的酒店因为年前□□的影响,收到了很大的冲击。这段时间他倒是有心想空出时间来陪陪她,奈何公事缠身,每天都要到酒店亲自坐镇。这样的用心,当然也不是没有回报的,盛远如今正一天天好转,慢慢地有了回暖的迹象。

但即使每天都要到酒店点到,工作繁忙,温少远依旧雷打不动地暗示下班,偶尔有没做完的工作都会在晚上陪她吃过饭之后搬进书房里攻克。

闻歌烫了一壶奶茶,刚倒进厚厚的玻璃杯里。便听门口传来的开锁声,她端着杯子探出脑袋一看,温少远拎着保温盒正反手关上了门。

“你回来啦!”她迎上去。

温少远瞥了眼她手里端着的奶茶,不动声色地皱了下眉:“烫了奶茶喝?”

“嗯!”闻歌点点头,献宝似地把手里碧绿色的抹茶味奶茶递到他面前:“我刚尝了一口,抹茶的味道挺纯的。”

自打闻歌在家有些无聊后,就成天折腾厨房,每天的下午茶从不重样。前些时间买了一盒抹茶粉后,爱不释手,蛋糕,曲奇,饼干以及奶茶都用抹茶。

温少远对甜的东西向来没有太大的兴趣,但见她这样期待地看着自己,从善如流地低头抿了口,温烫的奶茶弥漫着抹茶的香气。

他点点头,就着她的手又抿了两口,这才虚揽了一下她:“去洗个手,开饭了。”

闻歌“哦”了一声,手里的玻璃杯被温少远接走,转身去卫生间洗手。

温少远中午回来时,就顺手从酒店带午餐回来。丰盛的几个小菜,每餐都有不同的汤饮。但到晚上,就会拎着一整天不出门的闻歌去超市采购些食材,亲自下厨房。

闻歌洗完手回来时,温少远已经盛好了饭,坐在餐桌旁等她。见她手指还湿漉漉的,抽了一旁的纸巾仔细地给她擦干,这才把筷子递给她。

跟养女儿一样……

这是温少远前天刚说过的话。

闻歌想起来就想笑,弯着眼睛像只餍足的小狐狸。

温少远睨了她一眼,往她碗里夹了块糖醋排骨:“知道今天什么日子,晚上还往外跑。”

话语里的不满,即使是闻歌塞着耳朵都能听到。

她低眉顺眼地垂着脑袋,再不敢露出一丝雀跃的表情来。

说起来也不能怪她啊,从温家回来的隔日,闻歌陪温时迁去商场买东西,碰上之前报社的同事了。知道她回了a市,就约了今天的晚宴,但那时候只说是年十四的晚上,她哪里知道是情人节。

还是那天晚上闻歌搂着温少远黏糊的时候这么随口一提,才知道的……后来因为这件事被狠狠碾压了一晚,简直记忆犹新好嘛!

******

下午四点的时候,玲姐开车来接闻歌一起去吃饭。

刚到餐馆的包厢,就收到温少远的短信——“不准喝酒,多吃菜。”

闻歌想着温少远此刻的表情,便有些忍不住想笑。事实上,情人节……把小叔一个人留在家里,还是挺有罪恶感的。

她掩了唇,遮住唇角的笑意,这才把手机往口袋里一塞,跟着玲姐走进了包厢。

她们到得早,来得时候包厢里只有闻歌之前在报社时带她的向老师,不知道是不是没带眼镜的缘故,他在座位上盯着她看了好一会,这才站起身来,对她笑了笑。

很温和的笑容,甚至,有些亲切……一点也没有在工作时那古里古怪又不太待见她的样子。

三个人坐下后,向老师先是问了问闻歌的近况,知道她打算做个体户经营一家小店时,倒是有些意外:“我记得当初问你为什么要当记者的时候,你还掷地有声地告诉我——想自己说的话,有声音。”

“你当时说我不实在啊。”闻歌笑眯眯地举杯和他碰了碰,抿着果汁却自得其乐:“的确是挺不实在的。”

玲姐和何兴的关系不错,帮着温少远做了那么多次的“间谍”,多少是知道闻歌一些事情的,听着两个人的对话,只是笑而不语。

渐渐的,来的人便多了起来。大多还是年轻人,男男女女的围坐了一大桌。

闻歌看着看着就想起温少远来,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很想见到他。这么想着,便悄悄拿出手机给他发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