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第一百一十七章

闻歌的视线在这摇晃的烛光中有些迷离,那光源被稀散成模糊的一团,让她看不真切。

寂静的深夜里,这一团火似乎都有了自己的声音,摇曳着,轻声细语的柔软。那醉意像是被这团火烘暖了,闻歌只觉得浑身都有些热热的,似有什么东西在不经意间被点燃了。

她抬手,揽住他,近在咫尺的纯黑色的眼眸映着烛光,那团火在他的眼睛里燃烧着。闻歌有些着迷地凑上去,那滚烫的手指轻轻的,轻轻地碰了碰他的眼角:“小叔,我有些困了……”

她软声呢喃着,身体却靠近他。那温热的脸颊摩擦着他的耳廓,微微的痒,让温少远瞬间有些心猿意马。

他抬手按住她的肩膀,闻歌就像是被抽走了能够支撑身体的骨头,软软地歪进他的怀里。带着醇香的酒气,浓烈又芬芳。

红酒的后劲对于闻歌而言,显然是有些无力承受的。她无意识地扯松了领口,那修长白皙的脖颈就这样毫无遮掩地暴露在温少远的面前。偏偏她自己却不自知,很是放心地把自己交给了他。

虽然……

刚开始的出发点是有些不太纯洁,可真的把人灌醉了,温少远却又不忍心对她做些什么了。

他轻叹一声,一手揽着她,一手去弄熄了桌上摆放着的蜡烛。那烛光一盏盏熄灭,光线渐渐微弱,直到最后,客厅内只有从窗外透进来的光线,昏暗得什么都看不清晰。

“抱你回去睡觉。”他覆耳,轻轻地说了一声。

感觉到她搭在自己脖颈后的手指动了动,低头去看时,她一手扯着他的衣领,歪着脑袋往他怀里靠了靠,十足的依赖和信任。

温少远就这样抱着她坐了一会,听着她的呼吸渐渐平稳了,这才开了壁灯,就着暖橘色的灯光抱着她进卧室。

闻歌并没有睡着,虽然喝多了,可意识还是清醒的。很清晰地记得自己说了什么,又听他说了什么,甚至还有心情默默地计算他抱着自己进屋走了多少步。

等身体挨着柔软的大床,闻歌睁开眼来,黑沉沉的卧室没有开灯。

温少远没有注意到她已经醒了,连灯都没开,径直去了浴室弄湿毛巾给她擦擦脸。等温少远拿着热毛巾出来时,刚走到床边就顿住了。

空空如也的床铺上,原本整齐的被子被堆到一处。两个枕头,一个在床头,一个在床尾,显然就是有人故意弄乱的。

温少远蹙眉,低声叫她:“闻歌?”

没有人应声。

他没再迟疑,转身要去客房。刚走了几步,就被身后突然拥上来的身体给拖住了脚步。

闻歌从身后抱住他,贴着他宽阔的背脊时,才发觉两个人之间的身高差……似乎这些年来一直都没有太大的改变。

她咕哝着,小声问他:“你去哪里?”

“我去找你。”温少远转过身,握住她的手腕,往后一推,把她抵在了墙角。原本还温和的语气,瞬间就幽沉了起来:“吓唬我好玩吗?”

闻歌没作声,有些迟钝的大脑此刻正在分析着他这句话。

“现在最不能忍受的,就是你一声不吭突然不见了……”那声音,几分压抑,几分沉哑,嗓音沙沙的,听着并不让人觉得舒服。

他反手关上就在手边的门,整个卧室唯一的光源都被隔绝,彻底漆黑。

闻歌的脑子这才清醒了些,她又往墙角缩了缩,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伸出手想去牵他时,他已经贴近,整个身体都笼罩了下来,把她禁/锢在了墙角,他的身前。

没有给她太多的时间。

温少远低头吻下来,那微凉的唇上还带着水珠,他刚洗过脸。

他吮着她柔软又温热的唇,抵开她的齿关,扫荡着。柔软又敏/感的上颚,几乎每次他的舌尖一扫过,就会引发她不自觉的颤抖,细微的,却很清晰。

她乖乖地仰着头承受着,不自觉地开始回应起来。原本垂在身侧有些无措地揪着袖口的手缓缓地勾住他的脖子,温少远弯下腰,扣住她的腰把她整个都抱了起来。

腰上多了一道“枷锁”,那压迫感无形之中就增压了不少。

闻歌睁了睁眼,那睫毛扫在他的鼻梁上,微微的痒。他张嘴,不轻不重地咬了咬她的舌尖。

那战火早已燃烧到一个细微的触感都能引发整场不息的战争。

闻歌的大脑早已经一片空白,所有的举动都变成了本能。她紧紧地回抱住他,那种相拥时的力量,让她在这黑暗里,拥有十足的安全感。

这样无休止的亲吻终于在闻歌觉得光裸着的脚踝有些发凉时,作为一个信号彻底结束。

她垫脚,踩上他的脚背。被他吻得发烫的唇摩挲着他的,那手指轻捏了一下他的耳垂,这才换来片刻的喘息,开口时,那声音都随之染上了几分动/情,沙哑又热烈:“小叔,我准备好了。”

这邀约的信号,就像是骤然绽放的烟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