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第一百一十九章

这样的表达对于闻歌而言,并不全部是甜蜜的。她了解的温少远,做事总有自己的一套理由,而说给她听的话,那就是他真的想要告诉她的。

闻歌一时哑然。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这才推了推他的胸口:“我没有着急的意思啊……”

不知道这句话触到了他的哪个笑点,他突然低下头来,抱住她,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低低地笑起来:“不急就好。”

他弯着腰,看上去有些辛苦。

闻歌由他抱了一会,才抬手戳戳他的手臂:“等吃过饭,回家一趟?”

“恩?”温少远站直,看向她。

“不是说……”领证吗!

闻歌默默咬住下唇,嗔怒地看他一眼,为什么一副什么都记不起来的表情?

“你以为我去客房是找什么?”温少远抬手擦了一下她沾上细绒毛的鼻尖,眼底是浓浓的笑意,带了几分坏,难得一见的痞气。

闻歌愣了足足有五秒,这才回过神来,一时憋屈又郁闷。想了想,她扭头就走:“下午哪也不去了,陪我侄子玩。”

温少远没跟上去,他偏头看了眼沉沉睡着的小侄子,表情显得无奈又柔软。

……

就在病房里和老爷子等一起聚着吃了午饭,辛姨下午要陪着老爷子针灸,吃过饭抱过小宝宝心满意足地催着恋恋不舍的老爷子走了。

温景梵要去机场一趟,接丈母娘。闻歌就暂时留下来,陪随安然说说话。

多年的闺蜜,已经熟稔到彼此一个眼神便能交流的程度。这会,在午后的阳光下闲散地坐下来聊聊天,却是那么久以来很难得的一次。

不匆忙,随意而就。

聊着聊着,就聊到了闻歌以后的就业问题。

温少远不在这里,闻歌便没有顾忌:“我是打算开一家店混混日子了,但具体想做什么还没有想好。虽然喜欢吃甜的,但开甜品店又觉得太腻了……咖啡厅又有些太慢节奏了。”

闻歌撑着下巴,一双眼睛缀着窗外投射进来的阳光,暖得一塌糊涂:“想来想去好像只能先在家里再待一段时间,想好做什么才有大方向,大计划。”

随安然对这些是一点都不担心,尤其是知道闻歌已经决定要和温少远下午去公证结婚,甚至比当年自己亲身经历的还要感动。

谁也不知道这段长跑的艰辛,哪怕是她这个最近的旁观者,也无法细数这两个人在这段感情里承担的所有。很多时候,她甚至在担心,如果到最后,他们依旧还是两条平行线……这样的结局,无法想象。

但所幸。

“是不着急。”她咬着红枣,眯着眼看向窗外:“正好没有工作没有压力,让大哥辛苦几天,抽个小长假把蜜月先度了。”

闻歌顺着她的目光看去,那长长的林荫道里,被她们谈论着的男人正信步走来,阳光在他的身后落下,他的身后像是一片一望无际的荒漠。

好像……从他说了那句“现在最不能忍受的,就是你一声不吭突然不见了”后,他一个人的时候,闻歌总会觉得有些心疼。

那些曾经被压抑的感情,如今如洪水一般被他释放,凶猛而来,让她整个世界都被满满的爱充盈着。

她看着看着,弯了唇角:“嗯,先度蜜月。”

******

三天后,l市。

刚过完年,l市的年味还远远未散。河道两边,依旧是悠闲的慢节奏。一到清晨,就有骑着车买早餐的,摇着铃,那叮当声一路远去,响彻整条老街。

闻歌在一大片晨光的笼罩里醒来,第一眼就看见了站在窗边的温少远。

窗帘向两侧被拉开,他修长的身影被白光笼罩,像是随时都会被吞没一样。纱窗外是清冷寒凉的空气,丝丝缕缕的,带着沁骨的冷意。

那远去的铃铛声和就在木楼下的叫卖声重叠,挡不住的人间烟火之气。

好久好久……没有在这样的清晨里醒来了。

“醒了?”温少远在她望着窗外出神的时候就已经走到了床边,他身上还穿着单薄的睡衣,站在床边,身高的优势,居高临下地看下来。

闻歌回过神,眯了眯眼,伸出手来要他抱。

这是他们新婚的第三天……她却是一天比一天要更娇气了。

温少远低声笑了起来,一条长腿微曲,就在床边坐下来,抱了抱她。尔后,似乎有些不太满足,干脆掀开被子钻进来把她揽进怀里。

温少远看了看她还微微肿着的双眼,低头亲了亲。

……

三天前的下午,他们走进了民政局,领了结婚证。没有一点意外,也没有太大的惊喜,就像是理所应当的,就走到了这一步。

直到闻歌亲眼看着那钢印落下,这才有真切的,嫁给温少远的感觉。

随安然后来还特意打电话来采访她的感受,闻歌偏头看着正专心开着车的温少远,想了想,词穷的只有一句:“好像早就应该这样了,总感觉我之前就和小叔领证了啊……”

正专心开车的人转头,那墨黑的双眸里晕开笑意,笑声浅淡又清澈,莫名地就笑得闻歌面颊发红。

这么特殊的一天,也不过是去吃了顿丰盛的晚餐权当庆祝。

回到家的时候,温少远问她:“就这样的一天,会不会觉得委屈?”

闻歌正在脱鞋,站不稳,东摇西晃的,闻言抬头看他:“很多情侣在去民政局领证的前一小时都还在攻单做业绩,我的今天你一直都在我身边,也一直陪着我,哪里会让我觉得委屈?”

更重要的,是在一起的人。既然是你,那就做什么都不会觉得委屈。

“婚礼……”他低头,额头抵着她的,让她只能看着自己:“还有婚礼,想要什么样的?”

事实上,闻歌并没有想象过婚礼,女生的梦里总有一件白婚纱,可她即使想到,也是匆匆而过。

喜欢温少远的那几年,只要能待在他的身边,能看见他,对于闻歌而言就是一种满足,哪里还敢想得那么遥远?

她甚至害怕,当她哪一天穿上了婚纱,嫁的那个人,却不是他。

……

闻歌婚后的第一个愿望就是想回l市祭拜下外婆和父母,然后回n市,住两天后再开始他们的蜜月。

温少远只用了一天,安排处置好酒店的事情,隔日就自驾带着她出发,直到昨天上午到了l市,在景区的老街里租了一家主题客栈住下。

下午就去见了外婆和闻歌的父母,祭拜过后,看着她依旧像没长大那样,从石阶上蹦蹦跳跳地跳下去,他稳稳地牵着她,直到走到了最后一层台阶,他才看见,她已经哭得泪流满面。

“我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家。”

不再流离失所,不再寄人篱下,不再漂泊不定。

女孩就像是水做的,揉都揉不得。从墓园回来的一路上,闻歌就抱着纸巾盒掉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