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番外(一)

1.

感受完了l市的古韵,连夜穿过b市回n市。

徐丽青提前几天就知道两个人要来,早早地趁着天气好,晒了两床被子,又把闻歌的房间仔细地打扫了一番。想了想,又把书房的格局略做调整。

上一次,温少远来住的时候发现这个单人床靠着墙,晒不到太阳。

闻歌却是从未有过的紧张,徐丽青很早就把选择权和决定权交给了她,导致闻歌在很多方面已经习惯性了自主地去完成。

包括这一次,她挣扎了良久,都没能把这件事提前告诉徐丽青。包括,领证当天。

那天晚上她其实有刻意给徐丽青打过电话,但这话到了嘴边一直说不出口,不知道是害怕听到她的沉默还是听到她会有一丝不赞同的声音,下意识就往后拖延……拖延……

到后来,就变成了自我说服。比如——这件事兹事体大,就应该和温少远一起回家,当面说清楚。

但当事情就在眼前了,闻歌又有些坐立不安起来……爸妈喜欢,默认是一件事,但闪电式的领证结婚,又是另外一码事啊。

按照徐丽青以前随口提过的,要先订婚,还要送彩礼……乱七八糟的一堆。

温少远就这么看着她一路焦虑到家门口,没开解,没劝慰。

正好赶上饭点,一家人围坐在桌旁吃过晚饭,眼看着徐爸要把温少远拉进书房切磋棋艺了,她这才硬着头皮,急急喊道:“那个……爸妈,我有件事要跟你们说。”

……

但结果,有些出乎闻歌的意料。

徐丽青非但没有一丝惊讶,甚至是有些似笑非笑地睨了她好一会,这才轻拍了一下她的手:“你以为少远跟你一样是个没分寸的啊?”

闻歌“啊”了一声,不太能反应过来。

“他有这个心思的时候早就跟我报备过了,至于你们领证的事情我早就知道了。”徐丽青哼了一声,没好气地剜了她一眼:“白疼你了。”

闻歌一脸错愕地看着安静靠坐在沙发上的温少远,抬手狠狠地掐了他一把!

居然不告诉她!害她一个人纠结了这么久!

到底是觉得有些不高兴,闻歌就僵持在客厅里,直到快点十点了,这才被温少远强制性地直接抱回了房间里。

关上门,温少远反身把她压在了门口。

房间里黑漆漆的,一丝光也没有。他温热的呼吸就格外的清晰,落在她的额前,微微发烫。

“在跟我生气?”他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