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上古之密(上)

第七十八章上古之密(上)

武秀儿身上的圣石通讯卡突然响了,菱形战阵押解着那几百名俘虏缓慢前进,武秀儿掏出了通讯卡,听了一半脸色就变了。罗迁心中暗道不妙:武秀儿在域内除了自己这些人之外根本不认识别人,通讯卡一响,肯定是域外的事情。武佑团乃是域外三大势力之一,除非发生了大事情,不然武秀儿决不会使这种神色。

武秀儿飞快地切断了通话:“杀掉俘虏,全速前进,返回域外!”罗迁大吃一惊:“到底怎么了?”武秀儿面色不善道:“武佑团本部遭到袭击,是三大寇!”

武佑团的人一听顿时急了,也不管那么多了,手起刀落那些俘虏包括屠狼在内,全部人头落地。武秀儿沉声道:“罗东家,我们先回去了,如果武佑团能够保全,我们再谈合作的事情!”

武佑团被三大寇袭击,因为内部空虚,如果不是为了帮助罗迁调走了两千人,可能还不至于到现在的地步。罗迁自然不能坐视不理:“我们和你一起去!”武秀儿摇头:“域外的事情域外人自己解决。你们域内人不要插手。”说罢,她带着人径自而去。罗迁连忙推了黎树一把:“跟着她,至少保证把她们父女平安的带回来。”

黎树迟疑一下:“那大哥你……”“我还有不死树妖战士,你怕什么。”黎树答应了一声,连忙追了上去。武秀儿心情极度不好,推了黎树几把,黎树赖着不走,她也只能让黎树跟着了。

罗迁望着他们远去,一直到消失,这才叹了口气,准备返回自己的星球。只是域外资源匮乏,三大域外势力的水准都差不多,就算是武佑团少了三分之一的力量,三大寇也不可能那么轻松的攻破武佑团本部。罗迁的脑海中突然跳出来一件事情:当年凤飞天围剿流寇,他曾经依靠石奴找到过一伙流寇,后来证明那些人是域外势力。难道说三大寇这些年一直假扮流寇,在于内洗劫,从而积聚了大量的力量……

二十天以后,梨树身上带着三处伤,领着武佑团的残兵败将返回了域内。罗迁吓了一跳,练就界高手都负伤了,可想而知战斗又多么的惨烈!武佑身负重伤害昏迷不醒,武秀儿神情木然,只是守在父亲身边一句话也不肯说。

从黎树口中罗迁得知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而且,正是因为自己的介入,让三大寇不必像以前那样遮掩,二是光明正大的壮大势力。武佑团和赵氏王帐都以为三大寇是获得了罗迁的圣石支援,和自己一样,却没想到三大寇的势力膨胀速度远远超过了他们的预期。

再加上内奸出卖,三大寇袭击武佑团的时候,正好是武佑团内部空虚,一场恶战,域外三大势力之一的武佑团死伤惨重,残兵败将已经不足七百。

黎树拉着罗迁苦笑道:“大哥,您别内疚了,赶紧想办法对付圣廷,这些人浩浩荡荡从域外回来,肯定已经引起别人注意了……我,我对不起你,可是他们实在没地方去。”罗迁一摆手:“这个交给我,你没有做错。”他拍了拍黎树的肩膀,转身而去。

白汝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罗迁知道,自己的罗氏在圣界面临着一个生死存亡的关头。他不害怕失去在圣界的一切,她本来就是赤裸裸的来到圣界,现在干干净净的回到仙界也没什么好遗憾的。可是他不甘心。

凤飞天下落不明,还有铁鳄、魏山动,自己不能连累他们。武佑团的人已经是残兵败将,不能让他们被赶尽杀绝。

他现在急需一个强有力的支援,否则依靠罗氏的力量对抗圣廷,就算是他有十阶高手黎树,就算他有三十名不死树妖战士,也一样在劫难逃。

罗迁一个人端坐在房间内,一番深思,不由得悲从中来:自己真的是走投无路了。

他想了想,突然一咬牙:“奶奶的,拼一个够本,拼俩赚一个!”打仗要有好武器,罗迁自然而然的想到了巴斯摩大师。去找大师之前,他遣散了星球上所有的佣人,并且派人去给魏山动和铁鳄送信,让他们自己最近小心,最好能避一避。

巴斯摩大师看到罗迁来,呵呵一笑问道:“又找到什么好的材料?”罗迁露出一个有些凄惨的笑容:“大师,以后我恐怕不会再来烦你了……”巴斯摩摇头晃脑道:“要是别人和我说这话,我肯定以为他这是在和我说临终遗言。不过你小子半圣半仙,不论是谁要杀你,你都能躲到仙界去,你这话我可不信。”罗迁点头说道:“您说得不错,我要永远躲在仙界了。”

他把事情大概说了,然后提出:“大师,看在在门忘年交一场,您有什么好的法器、装备,支援我一些吧。我也没什么能给您的,留在您这里的那些材料,都归您了。”

巴斯摩大师听完之后,却没有罗迁那种大祸临头的感觉。他悠然的坐下来,翘起了二郎腿晃悠晃悠道:“我怎么没觉得咱俩算什么忘年交?我不过黑了你小子两次,你就打算敲诈我一辈子,嘿嘿,你说咱们这算是什么交情?”罗迁一愣:“你黑了我两回?我以为只有人形春药那一次……”

巴斯摩大师一不小心说漏了嘴,他尴尬一笑:“嘿嘿,我让你去仙界上古战场找的东西,其实十分珍贵,珍贵到能够让整个圣界为之疯狂。不过我给你的价钱……”

罗迁随口问道:“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巴斯摩大师拿出那只透明的玻璃酒杯一样的容器,金色的星芒好像液体一样在酒杯中慢慢流淌,大市有些痴迷的看着那酒杯:“圣界只有九名九阶高手,因为每诞生一名九阶高手,就需要一颗星球为他牺牲,提取出星核。可是大家都忘记了,当年的上古仙、神、魔、佛大战,所要争夺的宝物。”

他举着手中的金芒:“就是它。当年它叫做乾坤星湖,不过,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主持了星核的提炼仪式,我却发现,原来星核旧事乾坤星湖中的一颗星!”罗迁大吃一惊,那一只玻璃酒杯一般的容器中,少说也有好几百颗流淌的金色星芒,也就是说有好几百颗星核。在圣界,无数八阶高手欲求一颗星核而不可得,自己却那么傻呼呼的八几百颗星核这么轻易的就给了巴斯摩。

大师呵呵一笑,对他说道:“你也不用遗憾,这东西落在你手里也没用。不过我还是不能百分之百的肯定,所以我去了其中一颗星核,给了我的一个徒弟,制造出了一个个新的九阶高手,我就知道,这星湖中的金色星芒,的确就是星核。”

罗迁激动不已,扑倒在地哭嚎道:“大师,求您救我!”巴斯摩大师苦笑道:“你起来吧,别跟我老头子做戏了。就算我肯帮忙,可是拿来去找那么多的八阶高手?”罗迁固执道:“只要您答应帮忙,我就能找到八阶高手。”巴斯摩淡淡道:“好,只要你能找到,我一定帮你。可是,除非你有上百名九阶高手,否则圣廷百万大军,你还是难逃一死。”

罗迁一笑:“这您就不明白了,圣廷虽有百万大军,可是圣主不可能不计代价的集中全部力量来对付我。只要我有十名九阶高手,就可以和他谈判,在政治上和他扳扳手腕了。”

他还有些好奇:“大师,听您的意思,您经历了当年的上古之战,我不明白,战场上为什么那么萧条?”巴斯摩大师收回了乾坤星湖,露出一个追忆的神色:“当年的事情呢……本来是因为乾坤星湖争夺起来——这东西一颗就能让圣人为之疯狂,更别说那些神魔了。不过打到后来,太多的因素掺杂进来,一发而不可收拾。最终的决战我不说你也能够想象得出来它的惨烈程度。”

“可是结果却令所有的人都很意外:最终会战,最后却打开了一条空间通道,一下子我们所有的参战成员,全部被赤裸裸吸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也就是这里,圣界。”

罗迁大吃一惊:“什么,圣界通道是那个时候打开的,之前不存在圣界吗?”巴斯摩大师摇了摇头:“这个我就说不清楚了。不过我们来到这里的时候,这里却没有人,后来其他世界的人才陆续到来。”

“那圣界之上还有什么世界?”罗迁追问道。巴斯摩又是摇头:“我也不知道,这就要看你们了。如果你让我帮你制造出几十名九阶高手来,说不定你和圣廷最终一战,几十名九阶高手,或者是十阶高手一起出手,你们就像我们当年一样,光着屁股去了另外一个世界。嘿嘿嘿……”

罗迁在脑海中够想了一下巴斯摩大师所描绘的场面,不由吓得一个哆嗦。